假面(台风 现代AU)

第一章

--------    

*因为我曾经在上海待过一个月,上吐下泻了半个月,现在基本是听见上海两个字就哆嗦,所以直接让所有人都生活在京城啦。

*私设明台是明家亲生的儿子

*别问我为什么这篇叫假面 我只是个单纯的起名废 正好在听一首叫假面的歌···

-------    



“本席宣判,被告人职务侵占罪名成立,处十年有期徒刑,并罚没其财产。”

 

轰动京城的明氏集团高管职务侵占案在今日落下帷幕,戴笠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王天风,又一次以完整的证据和无懈可击的辩论赢得了胜利,为明氏集团挽回了声誉。

 

“王律师,我们董事长说这次的官司赢的精彩,为了表示感谢,将聘请您作为我们明氏下一年的法律顾问,合同已经寄到了贵所,还请您过目,条件你可以再改,直到您满意为止。”

 

“不必了,烦请转告明董事长,我不会做明氏的法律顾问。如果贵公司真的想跟我们所合作,我推荐我的徒弟于曼丽。”

 

王天风说完转身就走,身后郭骑云提着箱子同情的看了于曼丽一眼,快步跟上。

 

于曼丽无奈,只能硬挤出一个微笑来,递给明氏的秘书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起来。

 

王天风是京城有名的冷面大状,师从戴笠,没毕业就在戴笠事务所实习,到如今过了十六年,早已成为戴笠事务所的一张所向披靡的金字招牌。

 

王天风是戴笠律师事务所最大的收入来源,却并不是戴笠事务所的合伙人,在各大律师争做合伙人的今天,着实是个异类。他手下有两个徒弟,郭骑云和于曼丽。郭骑云是人大法学院科班出身,于曼丽却是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这两个人,被称为王天风的左右护法,工作上时刻不离王天风左右,生活上也是轮流帮王天风收拾家务照顾起居。

 

业内人都知道,王天风与明氏集团董事长的胞弟明楼是同门师兄弟,但是二人关系并不好。明氏董事长从五年前就多次邀请王天风做明氏的法律顾问,王天风都不为所动,直到今年,王天风表示可以让自己的徒弟于曼丽跟明氏合作。

 

“老师,您为什么不愿意做明氏的法律顾问呢?”郭骑云开着车,问坐在后排的王天风。

王天风正闭目养神,听见他问也没睁眼,“以前是看不上明楼那个纨绔子弟,现在吗,想把机会留给你们年轻人。”

 

“那老师您也太偏心了,明氏那么大的蛋糕,您就只给曼丽,也分我点啊。”郭骑云故意说些酸话。

 

“你是科班出身,基础扎实,手段也是直来直往,明氏那个地方不适合你,我会给你找个适合你的地方的。”

 

“那行,老师,您可得说话算话啊,而且分给我的蛋糕不能比曼丽的小。”

 

“行了,就知道贫嘴。快点开,所里还有事情要处理。”

 

二人到了律所半小时后,于曼丽也回来了,一进门就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王天风。

 

“怎么了?明氏的条件你不满意?”王天风看着于曼丽。

 

“不是的老师,我,我不想去。”于曼丽有些紧张地开口。

 

“为什么不想去?”

 

“老师您不喜欢明氏,我也不喜欢。我还想留在您身边再学几年。”

 

“你行事不依章法,习惯踩界,明氏又是个内外情况复杂的地方,最适合你。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你去明氏是最好的出路。当然,你若有解决不了的事,我还是会帮你的。”

 

“那好吧,那我听老师的。一会儿我就签了合同给他们快递过去。”于曼丽似是又想起什么,“对了,老师,您今天不是还跟陈董事长有约吗?时间快到了,咱们一起去吧。”

 

陈正是京城一家证券公司的董事长,与戴笠事务所多年合作。这次邀请王天风去他郊外别墅,是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谈谈离婚的事情。陈正身家雄厚,即便是一个离婚的财产分割案,律所也能收益不菲。

 

谈话并不愉快,王天风能感觉到陈正在隐瞒他什么,离婚并不是感情冷淡这么简单。想来也不过是陈正有了外遇,自以为只要瞒住律师他就不是过错方,能少分些财产给女方。

 

“陈正这个案子你们俩谁有把握?我相信你们也看出来陈正在隐瞒什么了,他想瞒住,咱们就要替他瞒住,骑云去打听一下陈正妻子请的律师是谁,对方现在手上有没有证据,有证据的话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曼丽,你去找陈正的秘书,我们需要陈正确切的财产数据。”

 

“知道了,老师。”二人同时应答。

 

王天风走到车旁,骑云伸手准备替他拉开车门,王天风却突然停住,抬头看向别墅外围的灌木丛。

 

郭骑云会意,快步走过去,“是谁?出来!”

 

曼丽跳进灌木丛,把躲在里面的人一把揪出来,“明台?”

 

“你认识他?”王天风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机车夹克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的人问于曼丽。

 

“恩,老师,他叫明台,是我在南加州大学读商学院时的同学。”

 

“姓明?倒是很巧,明锐东是你什么人?”王天风看向明台。

 

“是我爸!曼丽你先放开我,我赶着回去洗照片呢。”明台没好气。

“你在跟踪陈正?你是他夫人雇来的?”虽是问句,语气却很肯定。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明台护住相机,戒备地看向王天风,“我看你刚从陈正的别墅出来,你是不是他的律师?看在曼丽的份上我提醒你,趁早别接他的案子,一定会输的。”

 

“哦?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王天风饶有兴趣看着明台。

 

“因为这个,”明台摇了摇手里的相机,“我已经拍到了陈正偷情的证据,连床上的都有,他就是板上钉钉的过错方,你说你还不是输定了。”

 

“你懂这些,难道你也是律师?”

“我有律师执照,但是我不想当律师,太无聊了。我是私家侦探,这是我名片,你有什么客户需要调查的,记得关照我啊。”说着塞给王天风一张名片,急匆匆走了。

 

“这孩子有点小聪明,可没用对地方,曼丽,你跟他很熟?”

“还算熟悉,老师。明台性格跳脱,一时要学音乐,一时要学法律,最后是被家人逼着去了商学院,我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那你转学了法律,是受他影响?”

 

“那倒不是,我学了法律,就是为了有一天被人不公平对待的时候能讨回公道。明台他在商学院没有待很久,好像家里出了事情,他就回国了,一转眼这都五年了。”

 

“五年前啊,我知道了。曼丽你联系他,开庭之后让他来旁听。”

 

“知道了,老师,回去我就给他打电话。”

 

 

 


评论(9)
热度(95)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