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咚的故事

台风之咚的故事

---------

来自@墨舞轩殇 妹纸的梗 

她本来说的的是老师被打中了咚 

然后小明不离不弃

但是吧 我觉得吧 

都台风了 老师的咚也没啥用了···

所以我改成了小明执行任务时伤了咚···

妹纸 原谅我呀 

老师命太苦了 我舍不得虐他 

---------

明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觉得下/身痛的不行,不由得闷哼一声。

 

“咦,你醒啦?医生,病人醒了。”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姑娘边喊边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跟着进来了。

 

“你醒了就好,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你是医生?我怎么了?”明台有点疑惑,拉开被子想下床,腿间一痛让他趴到了地上。

 

“你别这么激动,你还年轻,好好将养几年就好了···”

 

医生交代了几句就走了,留下明台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医生刚才告诉他,他的咚受了伤,短时间内都不能boqi,也不能有xing行为。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明台好不容易到了北平跟老师重聚,过了一段神仙眷侣的日子,如今一次任务不慎,躲避不及时,被对方打出的子弹擦过。当时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就晕了过去,醒过来医生就告诉了他这个噩耗。

 

明台第一时间想到了隐瞒,且不说这关系到男人的面子,只说这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他该怎么办?老师会不会嫌他没用离开他?

 

明台一方面觉得自己不能给老师“幸福”了,一方面又不想跟老师分开,内心正天人交战,王天风推门进来了。

 

“老师···”明台泫然欲泣,不知该不该开口告诉老师。

 

“哭什么,医生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带了粥来,你喝一点吧。”王天风打开保温壶,盛出一碗粥来,递到明台跟前。

 

“老师,你喂我吃···”明台红着眼睛撒起娇来。

 

王天风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拿起勺子,舀一勺粥,吹凉放到明台嘴边,“张嘴。”

 

明台夸张的张大嘴,含住勺子把粥舔干净。王天风十分耐心的喂了他两碗,直到明台觉得吃撑了才把碗勺收起来。

 

“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再回去。”王天风看着明台说。

 

“老师我脸上黏糊糊的,我想洗洗脸。”明台又有新要求。

 

王天风拿起床头的热水瓶,起身去门口脸盆架那儿投毛巾,在自己手背上试过毛巾的温度后才走过来。明台挣扎着想坐起来,被他按了回去,“你躺着就行,我给你擦,擦完你就老老实实睡觉,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出院。”

 

擦着擦着明台就哭了,一开始只是流几滴眼泪,后来变成了嚎啕大哭,王天风无奈,只能往前坐了坐,给明台顺顺头发,“怎么又哭了···你这个样子倒让我想起你刚到军校的时候···”

 

明台哭的抽抽噎噎往老师怀里靠了靠,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老师实情,老师会不会嫌弃他。

 

王天风好声好气的哄了他几句,直到他发出细微的鼾声,王天风才轻轻抽出自己的胳膊,起身走了。

 

回到他和明台住的那个四合院,王天风在黑暗中叹了口气,明台恐怕是知道自己的伤情了,所以才哭成那个样子。可是明台没说,他也就装作不知道,毕竟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和面子。

 

王天风随便用冷水抹了把脸,冷床冷衾的睡了,前半夜只觉得孤寒难耐,格外想念明台温暖的怀抱,后半夜才抵抗不住疲惫,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明台自己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等老师来接他。过了八点还不见老师来,着急的在病房原地打转。

 

快九点的时候王天风才推门进来,眼下青黑,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的样子。

 

“老师你怎么了?病了?”明台急忙迎上去,伸手去摸老师的额头。

 

王天风握住他的手,“我没事,就是昨晚睡得晚了。你都收拾好了?那就走吧。”说着松开拉着明台的手,弯腰提起放在床头的小箱子。

 

明台夺下箱子,拉着老师的手,“老师我们先去吃个早饭再回家吧?”

 

“好,你想吃什么····”

 

两个人拉着手出了医院,明台笑得一脸呆相,路人都以为明台是王天风的傻弟弟,看他们的眼神不禁同情起来。

 

早饭时间已经过了,两个人找了好久才在他们住的四合院附近找到一个面摊。老板正准备收摊,看到有客人来,热情的上来招呼。

 

明台要了一碗炸酱面,王天风要了一碗素面,又点了一叠凉拌心里美萝卜,相顾无言的吃起来。

 

吃了饭两人就回到四合院里,明台非要拉着老师陪他躺一会儿。王天风昨晚确实没有睡好,脱了长衫进被窝搂住明台。明台手不老实,一会儿就握住老师的那处轻轻动作,王天风拍开他的手,明台却偏要低头含住。一番动作折腾的王天风越加困顿,草草用手纸清理干净,就搂着明台睡着了。

 

明台老老实实窝在王天风怀里,心里酸疼,老师,怎么办,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可我又怕你知道了我的病以后嫌弃我,老师···

 

王天风这一觉睡得香甜,有明台这个暖炉在怀,北平的冬天也不是那么难熬了。醒来没见到明台,王天风以为他在院子里,起身披上衣服出去了。

 

房前屋后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明台的影子,“难道是出去买晚饭了?”

 

夜幕黑沉,四合院周围的人家都开始生火做饭,烟雾伴随着饭香味儿飘进这个漆黑寂静的小院子,王天风还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紧盯着门口。

 

大约是知道他等的人不会回来了,王天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腿,随便套了件大衣出门。

 

来到一个偏僻的酒馆,王天风问掌柜的,“请问掌柜这儿可有同仁堂的茵陈酒?”

 

“有的,不过这酒只适合夏天喝。先生不如上楼试试鄙店自己泡的药酒。”

 

“甚好,请掌柜带路。”

 

掌柜带王天风上了楼,左右看看,拉开一道暗门,让王天风进去了。

 

这是GD在北平的一个地下联络点,这大隐隐于市的法子还是明台想的。小小一间屋子里,放着一张书桌,上面有一台发报机和一部电话。

 

王天风没在屋里看见明台已经是着急了,顾不得编辑繁琐的电文,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了明楼。

 

“你好,明公馆。”

 

“你家小少爷失踪了,他恐怕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阿诚叫了一声大哥,赶紧把听筒递给他,明楼似是料到了,淡定接过“我听说他的病情以后就知道他早晚要跑,学生是你教的,你应该最了解他。让他走吧,反正他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了。”

 

“放屁!你是不是跟日本人待久了,人性都没了,那是你弟弟!”

 

“我说话一向客观,他确实对你来说没什么用了,而且上面的意思是要你们最近保持静默,等待敌人最后的反扑。你们分开也好,省的闹出什么事来。”

 

“滚蛋!我跟明台能闹出什么事!”王天风说完就挂了电话。

 

自言自语咒骂了明楼几句之后,王天风开始思索明台到底能去哪儿。


明台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孩子,即便是在床上。王天风经常要流着泪求饶才能满足明台,明台也为此自得不已。现在他伤到了那处,几年内都不能人道,恐怕是心里接受不了,钻了牛角尖了。

 

王天风在发报机旁给明台留了张字条,推开暗门出来。下楼后又交代掌柜,明台一来立刻通知他,掌柜点头应了,王天风才出了酒馆,回四合院去。

 

明台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经常买糕点的那个摊子上,老板一看是他就笑起来,“崔先生,又来给媳妇买槽子糕啊,今天您来的晚,剩的不多,您全包圆了吧,我给您抹个零头。”

 

对方熟络的包起金黄油亮的槽子糕,明台愣愣接过,给了对方钱,转身走了。

明台提着这包槽子糕习惯性的走回了四合院门口,也不进门,就在门口的石阶上坐着,看着手里的东西发呆。

 

卖点心的摊主是原来稻香村南货店的老师傅,民国十五年,京城军阀混战,动荡不安,稻香村南货店被迫关了张,这些老师傅们从此就只能出来摆摊子糊口。

 

这槽子糕是摊主最拿手的一种点心,其貌不扬,味道嘛,明台觉得一般,但老师却是很喜欢。自从当初跟他们同住的张月印先生教老师用白粥泡槽子糕当早餐之后,老师就迷上了这种味道。

 

老师嗜甜,明台总在他早饭的粥里放糖,张月印先生很看不惯这败家的吃法,于是告诉老师把槽子糕泡在白粥里,又甜又顶饿,也不用浪费那么多糖。

 

老师试过觉得果然不错,从此每天早晨都是这么吃,只是吃的槽子糕从张先生在街边随手买的变成了明台找到的这位稻香村老师傅做的。对此张先生也是给了明台好几个白眼,鄙视他这少爷的做派。

 

这么想着明台就觉得鼻头发酸,自己不在了,老师的早饭怎么办,谁去给老师买槽子糕啊。老师那么怕冷,北平的冬天又那么长,老师自己一个人肯定睡不好···

 

明台很想现在就敲门进去,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不能人道就有些畏缩,他这么没用,有什么资格再去纠缠老师。

 

明台悲从中来,坐在石阶上落泪,眼泪一滴滴落进泥土,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

 

门内的王天风叹了口气。早在明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脚步声。王天风本来想推开门把人拉进来,想想还是算了,明台正在钻牛角尖,还是让他一个人想明白吧。

 

王天风包着条被子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看着门口。北平的冬夜实在难熬,加上他陈年旧伤无数,本身元气就比明台差些,这些年都是明台这个人形暖炉帮他度过的漫长冬夜,如今不过半个晚上没跟明台在一起,他就有点受不了了。

 

王天风在心里暗暗鄙视自己比从前娇气了很多,又担心明台坐在门口太冷,好几次起身想拉开门让明台进来,等听见明台的叹气声又止住了脚步。罢了,让臭小子冻一夜长点记性。

 

明台在门口哭着哭着就背靠门板睡了过去,王天风一直竖着耳朵听门口的动静,等天边微微有了些亮光,就起身去了厨房,生火熬粥。

 

粥熬好了,盛到白瓷大海碗里,又从厨房窗台的腌菜罐子里捞出点姜片放进青瓷小碟,王天风捧着这简单的早饭放到院中的石桌上。

 

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定现在街上除了明台没有别人,一把拉开了院门。

 

明台滚了进来···

 

真的是滚,明台本来是靠着门板睡的,门板向内一动,他整个人也向后仰倒,出于多年的警觉,马上护住自己脖子滚了两圈来缓冲力道,然后就滚到了王天风脚下。

 

王天风踢他一脚,“起来吃饭了,躺在地上像什么样子。”说罢还搜出了明台包在大衣里的槽子糕,自顾自坐到桌边喝起粥来。

 

明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低着头又要往门口走。

 

“你的伤我早就知道了。”


明台大惊,赶紧关了院门,又踱回老师身边,不安的搓着手。

 

王天风示意他坐下,给他盛了一碗粥放到面前。明台也不喝,就只看着他眼睛,似乎在等他说些什么。

 

 王天风放下自己的勺子,拿起另一把,舀了一勺粥送到明台嘴边,明台张开嘴,眼泪要掉不掉的样子十分滑稽。

 

“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在一起就图你那根东西?图你一夜六次?”

 

明台呛住了,咳咳咳个不停,惊恐的看着王天风,像是听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东西。

 

“明台,我都这个年纪了,在情事上没有你想的那么积极。而且你也太不了解你的老师了,我难道是那种贪图rou体欢愉的人?还是你对自己没信心,你觉得你只有那根东西值得人喜欢?”

 

“明台,你这么做,老师很失望。我的学生,我的伴侣,居然被这点小小的伤痛打倒,甚至不敢面对,你这个样子,即便你那处好了,我也是再看不上你的···”

 

果然,他的学生从来都不愿听他把话说完,这就吻了上来。带着白粥清香的吻萦绕在他唇齿间,王天风觉得总算不那么冷了。

 

一时也顾不得吃饭了,拉着明台进了卧室就要脱衣服。明台羞窘的要命,“老师,我···”

 

“你想哪儿去了?我昨晚在院子里等了你一夜都没睡,现在又冷又困的,你陪我睡一会儿。”

 

明台立刻心疼不已,把自己衣服脱得只剩内裤,又开始脱老师的。两人就这么大白天的相拥而眠,沉沉睡去。

 

“老师,我爱你。”

“恩,知道了。”


-----

我终于会艾特了

 @墨舞轩殇🐬 妹纸 你的梗被我改得面目全非 

我对不起你啊 

另外我不喝粥 拒绝撕×甜粥和咸粥 

我胃热 每天早晨都恨不得凉水当早饭 

 小爷虽然伤了咚 

但是我也让老师夸他一夜六次了 

······话唠完毕 去洗澡 



评论(36)
热度(82)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