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梗之失忆

点梗之失忆


-----  


被老师的脚踝炸出来 


来自@老天爷给饭 妹纸的老师失忆傻白甜,明台领回家梗。


都失忆了,能不ooc么 


我觉得我每一篇都ooc


我都不需要标注了 哈哈哈


------


明台在黎叔的小院子里住了半个月,自觉身体已经好了,数次向明楼打报告申请去北平潜伏,都被明楼一一驳回。


 


“大哥,要不就让明台去吧,他也是急着见毒···王先生。”


 


“我也没说不让他去,最起码他得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吧?王疯子可还没醒呢,到时候他俩一个伤一个病的,还得麻烦同志们照顾他们。”


 


“那就让明台再养一个月?”


 


“顶多半个月,我再不让他去他就要违抗命令自己跑去了。再让他修养半个月吧。”


 


 


果然不出明楼所料,刚过半个月明台就收拾了两个大箱子来找明楼。


 


明楼见明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眼睛,不禁有些好笑,“北平没有你想的那么冷。”


 


“我知道,我箱子里东西太多了,装不下,我就把能穿的都穿上了,好给老师多带点药材补品。”


 


明楼很想把手里的茶杯砸出去,想想阿诚恐怕又要念叨他,这才作罢,“这是车票,你的新身份也给你安排好了,到了那边安静潜伏,等待命令。”


 


明楼话说完了,明台早已经走到门口了,“知道了,大哥再见。”


 


辗转到了北平,下了火车明台只觉得腰酸背痛,可还是提着个两个大箱子一刻不停的去了条不起眼的胡同。


 


轻轻敲门,一位穿着黑色马褂的先生出来开了门,“你好。”


 


“你好,我姓崔。”说完就提着两个箱子进了门,徒留张月印在门口凌乱,“我好像还没让你进来吧?要不是你自报了家门,我现在恐怕都要掏枪了···”


 


心急不但吃不了热豆腐,心急还会走错房,于是明台对着一间空荡荡的卧室气急败坏,回头大喊,“你把老师弄哪儿去了?他受了伤不能随便挪动的。”


 


张月印翻了个白眼,“崔黎明同志,你走错房间了,这间是我的卧室。”


 


明台说了句抱歉匆匆出去了,拖着两个大箱子把四合院所有的房间看了个遍,最后终于找到了老师的卧室。


 


明台脱下自己的帽子和围巾,坐到床边,抓起老师的手,“老师,我来了。”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明台也没在意,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这几个月都吃了什么看了什么干了什么,然后又打开自己那两个大箱子,一样一样的给床上的人介绍,这种是补血的,那种是益气的,讲到最后有一种是壮/阳的,院子里喝茶的张月印喷了出来。


 


这王先生的徒弟好像有点不正常啊,张月印心想,管他呢,说不定他这么絮絮叨叨能把王先生吵醒呢。


 


事实证明,张月印先生的想法再正确不过了,明台来的第二天一早,老师就醒过来了。


 


王天风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等一抬头发现抱着自己的是个从没见过的人,本能的抬脚把他踢了下去。


 


明台揉着屁股起来,虎扑过去,“老师,你醒啦,太好了···”


 


王天风的反应却是很奇怪,“你是谁?为什么叫我老师?不对,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儿?”


 


明台一听老师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有点着急,可他毕竟不是当初刚入军校那个傻白甜的小少爷了,略一思索,脱口而出,“你叫王天风,是北平大学的教授。我叫明台,是你的学生。也是你的···呃,伴侣。”


 


王天风皱起眉,“伴侣?你是说我跟你···?”


 


明台点点头,“对的,您看我们平常都是睡在一起的。”


 


王天风从心里不想相信,可是他跟这个年轻人睡在一起也是事实,按下疑惑继续问道,“那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几个月前您帮了一个gcd,意外被割伤了颈动脉,好在抢救及时,您现在已经没事了。”


 


“gcd?那是什么?”


 


“这个说来话长,您先穿衣服吧,我去厨房做饭,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明台带上卧室的门,跟正在吃饭的张月印说了几句话,对方叹了口气,“好吧。”


 


王天风从窗户缝里看到这场面,更加确定了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的都是假的,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跟他睡在一起呢。


 


这么想着就听见门口有脚步声,王天风赶紧回到床上盖上被子,一脸戒备的看向来人。


 


明台看见他的表情也是无奈,老师就是老师,失忆了本能还在。




端着两碗粥走到床边,“先喝点粥吧老师,家里没有什么菜了,一会儿我去买。”


 


王天风默默喝了粥,只觉得嘴里淡而无味,内心深处想吃糖···


 


明台笑着从箱子里拿出一个蓝色铁皮盒子,打开盒盖放到王天风手边,“这是国外带回来的棒棒糖,老师您看看喜欢什么口味。”


 


王天风一听有糖吃,也顾不得问明台为什么知道他想吃了,挑了一个红色包装的拆开,“唔···荔枝味儿的。”


 


明台看着眯起眼睛吃的一脸开心的老师,莫名也很想吃糖,手刚伸到盒子上方,就被老师一把护住了。


 


“老师,我不是要抢您的糖,盒子里这么多,您分我一根行吗?”


 


王天风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挑出一个褐色包装的,一看就不怎么好吃的给明台。


 


明台瞪大了眼,老师你也太无赖了,不过,好可爱啊。这么想着明台就凑过去,扣住老师的后脑勺,堵上老师的唇。


 


舌头轻而易举攻城掠地,勾住那颗糖,明台刚想把那颗糖卷出来,老师的舌头就缠了上来,两个人幼稚的为了一颗糖沾了对方一脸口水。


 


气喘吁吁的吃完这颗糖,王天风把铁皮盒子塞到枕头底下,擦了擦脸说,“我跟你一起去买菜吧?”


 


明台眼睛一亮,“好啊,老师!不过你得多穿点。”


 


张月印看着被明台裹成了个球的王天风,已经无力吐槽了,僵着脸打了个招呼,说世道不太平,叮嘱他们出门小心。


 


王天风被明台拉着手走在街上,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左摸摸右碰碰,凡是他看上的东西明台都买了一些,直到他盯着一个卖糖葫芦的不肯走。


 


明台有点头疼,老师最讨厌吃酸的。这糖葫芦虽然裹着一层糖,可里面的山楂···


 


“老师,那个很酸的,我们吃点别的吧?”


 


王天风一路跟着明台,已经知道吃的东西是要用大洋换的,摸摸自己的口袋发现什么也没有,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明台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回头看看那红艳艳裹着糖的果子。


 


明台哪里忍心看老师这个样子,拉着老师的手回头买了两支,用油皮纸包着递给老师,“老师,您先拿着,等我们回家吃了饭再吃。”


 


王天风只顾着果子到手了,毫不在意的点点头,拉着明台的手示意要快点回家。


 


明台又带着老师去同仁堂找坐诊的大夫把了脉开了方子,拎着大包小包回去了。


 


吃饭时王天风明显心不在焉,一直回头看自己的卧室。张月印以为他是想睡觉,踢踢明台,“王先生是不是困了?你带他去睡吧,碗筷我来收拾。”


 


明台也没解释,道了谢就拉着王天风进了卧室。王天风一进门就扑到桌前,迫不及待的打开油纸包。


 


屋里烧着炕,温度太高,糖已经有些化了,丝丝缕缕沾在纸上。王天风拿起一根递给明台,明台摇头,他也不再劝,自己拿起一根开始舔山楂外面的糖衣。




红红的舌尖在山楂表面饶了一圈,很快糖衣融化在口腔里。明台看着这色/气的画面只觉得呼吸都失了频率,凑过去搂住老师的腰,埋首在他脖颈间舔舐那条伤疤。


 


王天风专心舔那层糖,偏头露出脖颈,方便明台动作,同时另一只手还习惯性的搭在明台后背上。


 


正当明台感慨这种老师吃糖他吃老师的日子当真是极好的时候,感觉老师僵了一下,明台赶紧捧起老师的脸问他怎么了。


 


“太···太酸了···”王天风苦着脸,深恨自己眼拙,被这果子的外表蒙蔽了。


 


明台忍住笑,单手把那两根糖葫芦用纸卷起来推倒一边,“那就不吃了,咱们还是吃糖。”说着从枕头底下摸出那个铁皮盒子。


 


王天风剥开一根棒棒糖,照旧先舔了舔又嚼碎,见明台一直盯着他,于是依旧拿出那个看起来不好吃的褐色包装棒棒糖,“这个给你吃吧。”


 


明台哭笑不得,接过糖放在桌子上,“老师,我不吃糖,我···吃你就行了。”


王天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明台压在了身下,他只能一边紧紧护着自己的糖果盒子,一边开口问,“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老师吃糖,我呢,就吃老师。”说完抽出那个碍眼的铁皮盒子扔到地上。


 


王天风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糖,怒视明台,“你怎么能扔我的糖···唔···”


 


“老师你专心吃糖,别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第二天一早,王天风睁开眼,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睡在学生怀里,刚想推开他就想起了昨天那些荒唐事。那些亲吻,那串糖葫芦···


 


王天风笑了,明台不就是他的糖葫芦吗。外表看起来鲜活甜美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等到真的剥掉那层糖衣,才发现他内心是霸道无理的酸,不给人商量的余地就侵略了所有味觉。


 


想着自己昨天那个痴傻的样子,王天风笑得胸膛一颤一颤的,惊醒了睡梦中的明台。


 


明台以为他冷,把被子拉高了一点,又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王天风轻轻伸出手环上他后背,耳朵贴近他心脏的位置,听着他稳健的心跳,“明台···”


 


明台也不知是听见没有,嘴角弯起,把人搂的更紧。




------  


加完班部门决定去吃宵夜 


办公室五个人


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女生说要吃生鱼片


两个男人的意见就被忽略了


我们部门那个三十五了还没结婚的老大哥开着车忿忿不平


“你们这些小姑娘能不能讲点道理?夏天吃咖喱饭,冬天吃生鱼片,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我们异口同声回他:所以你没有对象 


哈哈哈哈哈 


我不会告诉你们最后苦逼的大哥还去结了账 



评论(14)
热度(72)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