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鸳梦重温 1(现代AU)


------------

题目来自下面这位太太点的梗 

我就这么简单粗暴的起了个名字

我特别喜欢这位太太 

她的每一个梗每一句评论都很有想法

请允许我表个白@废柴跛脚鸭

太太我爱你!

废柴跛脚鸭哈哈哈,想看鸳梦重温的梗啊,小明是上大学生和老师王天风恋爱,家里不允许,毕业后准备私奔结果遇到车祸小明失忆,老师愧疚之后离开了。小明10年后事业有成,到外地去视察自己家的酒店公寓,遇到一个叫王成栋的人,又一次爱上了他。 


PS:数十年如一日的黑程锦云,不喜的小天使注意避雷。

------------  

“前往京城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mu5186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请您到值机柜台办理,谢谢。”

 

明台听到机场的广播声,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趟航班晚点了一小时,再不起飞他就直接回家了。

 

拖着行李去柜台办理登机,低头看微信时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明台抬起头想说对不起,对方却低着头步履匆匆的走了。明台盯着他背影看了一会儿,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随即摇头不再想。

 

“老师,刚才撞到您那个人不是···?”

 

“不是,走吧,该过安检了。”

 

“哦,老师,包给我吧,我帮您提着。”

 

“不用,也不沉。”

 

明台拿着ipad慢慢走进头等舱,找到自己的座位,就看到跟自己座位连着的靠窗位置上坐着刚才他撞到那个人。

 

明台坐定,系好安全带,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嗨?”

 

王天风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转过头来,看到来人,瞳孔猛缩了一下,随即阖了一下眼,再睁眼就是客套的笑意,“你好。”

 

明台看他的反应有点奇怪,“您好,刚刚不好意思,我低着头看手机,不小心撞到了您。”

 

王天风笑意不变,“没关系,一点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明台笑了笑,低头点开pad上的备忘录,看着看着还是没忍住,抬起头问身旁的人,“冒昧问一下,您刚才看到我,好像很惊讶,您,以前见过我?”

 

王天风努力保持淡定,右手紧紧抓着座椅扶手,“当然,在电视上见过,明副总还是很出名的。”

 

明台赧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原来是这样,真是冒昧了,不好意思,我以为我们以前在哪儿见过,总觉得有点熟悉。”

 

“并没有见过,兴许是我长了张大众脸吧。”

 

明台微笑,很想说您的模样一点都不大众,可是又觉得这话说出来轻佻,“您过谦了。您去京城是公干还是旅行?”

 

“都不是,我是去定居的。”

 

“哦?您是京城人?”

 

“不,我是重庆人,在上海工作,现在准备去京城养老。你呢,去京城公干?"

 

“是啊,我家在那边有家酒店新开张,大家派我去跟进一下开业仪式。”

 

“那先祝你生意兴隆了。”

 

“承您吉言。”

 

短暂的航程很快结束,下飞机时明台很有礼貌的让王天风先走,他跟在身后,莫名觉得王天风走路姿势有些僵硬。

 

王天风下了飞机,到了行李处,郭骑云已经拿着两人的行李箱在等着了,“老师,那个人真的是···”

 

“恩,我看到了,他就坐在我旁边。”

 

“那他有没有···”郭骑云很想问他有没有认出您?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明台是老师最大的逆鳞,万万触不得。

 

“走吧,曼丽是不是已经到了。”

 

“对,她开着车在外面等着呢。”

 

明台拿了行李出来,跟迎上来的锦云拥抱了一下,对方看他一眼问到,“刚才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听到。”

 

“没什么,在想酒店的事,对了,后天开业你来吗?”

 

“上午的仪式我肯定不能参加了,晚上的答谢宴应该可以。”程锦云略一思索答道。

 

“没关系,你忙你的。”话还没说完,明台愣住了,停车场里一辆高大的黑色奔驰G-class越野车,车前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像是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程锦云顺着明台的视线看过去,一个身材格外瘦小的女孩儿站在高大的越野车前,明明不搭调却挺和谐,也许是因为女孩气场太强大,让人觉得她就应该开这样一辆车。

 

“明台,你认识她?”

 

“不认识。”就觉得在哪儿见过,明台心想。

 

曼丽简直要气炸了,十年了,老师被明家人逼迫了十年,如今为了躲开在魔都手眼通天的明家人,将公司总部搬到了京城来,可是明家人还是跟过来了,看样子坐的还是同一班航班,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曼丽到底没忍住,上前几步,一脚踢倒了明台的行李箱,“贱人!”

 

明台没反应过来,程锦云上前,“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道歉,不然我叫保安了。”

 

“我就是没素质了,也比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好的多。”

 

程锦云正要开口理论,明台一把拉住了他,对着曼丽问到,“这位小姐,我们以前认识?”

 

“废···废什么话!谁认识你了,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明台无奈,他长的就这么面目可憎,让人一看见他就踢倒了他行李箱?

 

“曼丽,曼丽,我出来晚了,你等急了吧?别生气啊···”郭骑云气喘吁吁跑过来,拉着曼丽使了个眼色。

 

程锦云以为郭骑云是曼丽男朋友,开口就冲着他去了,“你这人好好管管你女朋友,大庭广众就动起手来,太没素质了。”

 

郭骑云听见程锦云说话就烦,想开口反驳,却被明台抢了先,“锦云,我们走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办。”说罢也不等程锦云回答,硬拉着她走了。

 

曼丽看着两人的背影,狠狠比了个中指,“贱人!”

 

郭骑云拉住她,“姑奶奶啊,你就消停会儿吧,你明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去招他干什么。”

 

“我就是看不惯!凭什么这十年他混的风生水起的,还跟那个假正经的女人订了婚,咱们呢?老师呢?都被逼到京城来了!你知道这地方雾霾有多严重吗?”

 

“什么叫逼啊?老师也是不想触景伤情了,才决定把公司总部搬到京城来。再说了,京城这地方那么多越野车的同好,多适合你啊,别抱怨了,老师还在里面等着呢,你先去接一下,我把行李搬上车。”

 

曼丽一听老师还在里面等着,把车钥匙塞给骑云就冲了进去,狗腿的扶着王天风往外走。

 

 

明台带着程锦云上了车,有些不高兴,“锦云,以后这种事让我来就好,我一个大男人,没道理这种事也要你替我出头。”

 

“我也是为你好,遇到这种不讲理的女人,你一个大男人肯定束手无策,还是得我来跟她理论。不过那个女人看起来好眼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明台开着车苦笑,这世上,最难消受的就是“为你好”。

 

“啊,我想起来了,她是JT语言学校的讲师,外号黑寡妇。”

 

明台皱眉,语气严肃起来,“锦云!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外号,尤其是这么难听的外号用在一个女孩子身上。”

 

程锦云不在意明台的语气,“这不是我给他起的,你不知道,我们业内都这么叫她。她对学生特别严厉,这是她的学生给她起的。”

 

明台始终觉得给女孩子起这样一个外号有失风度,但他知道锦云的性格,所以也没有再提这件事,转移话题说起了酒店。

 

 

酒店开业的仪式办的很隆重,报纸电视都有实时报道,明镜在家里看着电视上意气风发的明台觉得十分欣慰,看了一会儿又皱眉,问旁边的阿诚,“怎么回事?开业仪式锦云为什么不在?”

 

“学校有事,锦云在处理事情走不开,晚上的答谢晚宴她会参加的。”

 

“你们一个语言学校能有什么大事?先是把你弟妹派到京城去,让他们两地分居,现在我让明台也去京城,你们就给锦云分那么多工作,什么意思啦?你们到底还想不想让明台早点结婚了?他们认识十年了!订婚也有六七年了吧,到现在不结婚,你们这些做哥哥的不帮忙就算了,还派那么多工作给弟妹,你们是想棒打鸳鸯啊?”

 

阿诚低着头,苦着一张脸。又躺枪了,锦云是明台要求调走的,工作是锦云自己争取的,他什么都没干,只是签了转岗同意书而已。

 

明台穿着一件D&G宝蓝色丝绒西装站在酒店门口,等他的未婚妻。对于这位未婚妻,明台有敬畏,有欣赏,唯独没有爱。十年前他车祸失忆,谁都不记得了,家里人说他是跟人飙车出了事,可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昏迷的时候一直想的是老师,叫的也是老师,可这个老师是谁呢?

 

出院之后大姐就安排了相亲,认识了他现在的未婚妻,程锦云。锦云是阿诚哥语言培训学校的金牌讲师,教拉丁文的。

 

家里人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拉丁文,现在又找了个教拉丁文的女朋友,真是天作之合。可明台直觉哪里不对,因为他每次打开自己以前的课本就有一种本能的厌恶,一个字也不想看,除了那本但丁的《神曲》。

 

那是一本旧书,看得出来自己从前时常翻阅,扉页上还有三个铁画银钩的大字:赠明台。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明台就是觉得那本书对他很重要,所以他走到哪儿都带着。

 

明台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觉得有点冷,跺了跺脚,抬头就看见一辆奔驰越野车停在车位上。那天在机场的那个女孩子先跳下来,她男朋友从副驾驶下来,拉开了后座的车门,一个穿着藏蓝色西装三件套的人下了车,咦,是他。

 

明台走上前去,“您好,又见面了,我们真是有缘,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明台。”

 

王天风愣了一下,伸出右手,“是很有缘,在下王成栋。”

 

 

 


评论(18)
热度(133)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