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起名好难4



王天风刚坐好,明台就从旁边探身过来压住了他。

“别动,那两个人在看你。”

王天风刚想把明台踢开,就听见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立刻把双手放到明台腰上。

汪芙蕖看到的就是这两个人大庭广众交颈缠绵的场景,隐蔽的拍了张照片,走回了经济舱。

“照片拍到了,确实在头等舱,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亲热呢。。。”

汪芙蕖把手机递给周佛海,对方看了一眼后又还给他。

飞机落地,到了泰国,明台依旧腻歪在王天风身上。

王天风视线紧盯着汪周二人,无暇顾及他的小动作,明台也乐得上下其手吃豆腐。

见他二人上了车,王天风也不要自己的行李了,甩开明台叫了一辆计程车跟上。

明台看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走了,决定暂时不告诉他他的护照还在明台手上。

王天风跟着汪周二人,发现他们的车从机场出来之后一直往偏僻的地方开,并且速度也越来越慢。

王天风意识到不对,在一个路口的转弯处拉开车门跳了车。

果然,计程车右转后不到一分钟就发出刺耳的轮胎摩擦声,接着就听到两声枪响。

汪芙蕖看了看计程车司机的脸,转身钻回车厢里,“就一个司机,生面孔没见过,已经死了。”

“叫人来善后,去码头。”

车子左转上了另一条路,王天风看着计程车司机的尸体,在心里说了句对不起。

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他跟前,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猥琐的笑脸,“阿珉,你跑的好快啊,快上来,我带你去吃海鲜。”

王天风翻个白眼,转身就要走,明台叫住了他。

“真的是一家很好吃的海鲜,汪先生和周先生介绍的呢。”明台对着他眨眼。

王天风拉开车门坐进去,明台又蹭过来,头埋在他颈窝,“车是租的,司机是泰国当地人,说话小心。”

王天风装作低头吻他的样子,凑近他耳边,“你怎么知道他们在码头?”

“这地方我来过,很多年前,我大姐在这里被绑架,当时正巧被我母亲碰上了,救出了大姐,她自己却被抓上了车。一个星期后我们在那儿找到了她的尸体,双肾、肝脏和心脏都被摘除了。”

明台的语气太过平静,王天风一时找不到言语来安慰他,伸出手拍了拍他后背。

明台高兴的眯起眼,又往王天风怀里挤了挤,“阿珉也是在查这个案子吗?”

王天风手上用力,勒住明台脖子,“什么叫也?”

明台像是没有痛觉,依旧笑眯眯的回答,“因为我大哥也一直在查这个案子。”

王天风心里痛骂明楼公私不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知道我在查案就不要妨碍我,当好你的道具。”

“阿珉这么绝情,我好伤心。司机,掉头回机场。”

王天风忍无可忍,反剪明台双手,把他压在座椅上。

明台先是暧昧的叫了一声,“不用掉头了,麻烦你把隔断升起来,我们有点事情要办。”

司机回头冲他们一笑,按下一个红色按钮,隔断缓缓升起,隔开了王天风铁青着的脸。

明台毫无意外的接受了一顿胖揍,居然还能忍着疼让自己叫的格外深沉低哑,不知情的人听到绝对会浮想联翩。

王天风懒得看他,拽过自己的箱子打算找录音笔和相机。

箱子拿到手里王天风就觉得不对,他的箱子被人动过。

恶狠狠瞪向明台,对方却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我在机场租车的地方发现我所有的卡都被停了,只好打开阿珉你的箱子看看有没有钱了。”

王天风悄然攥起拳头,“我的箱子有密码锁,你是怎么打开的?”

“你的箱子太便宜了,便宜到用一支笔就能捅开拉链。。。啊。。。”

王天风的拳头落到了明台身上。

很好,你明家很会教孩子。两个警察加一个董事长就教出了这么个死皮赖脸偷鸡摸狗的玩意!

评论(20)
热度(93)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