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起名好难6



明家的人以为明台是自己来的,直升机上只准备了一副降噪耳机。

王天风对那点噪音根本不在乎,反手把耳机扔给了明台,明台却固执的给他戴上,自己扑进王天风怀里,用王天风的双手捂住自己耳朵。

很快他就发现自已实在太蠢了,因为捂住耳朵之后明显开始感觉耳鸣,似乎受噪音影响更严重了。

王天风似有所感,强硬的把明台按在自己大腿上,摘下耳机给他戴上。

明台顺势搂住王天风的腰,假装自己晕机。

下了飞机王天风头也不回的上了辆出租车,留下明台在他身后吃尾气。这一天他被明台上下其手占尽了便宜,如今几乎是怀着雀跃的心情甩开了明台,不禁长舒一口气。

等到了船家提供的那个地址,王天风只想回魔都揪着明楼的领子抽他一百遍。

你到底会不会教孩子!你们家是怎么教出这种无赖的!这熊孩子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在心里把明楼抽了个皮开肉绽,王天风语气严肃对着明台,“这次行动太危险,你快回去。”

“阿珉你的护照在我手上哦,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回国呢?”

“我自有办法回国,你别再跟着我了。”

“阿珉你要赤手空拳去跟人约架?”明台挑眉,笑的不怀好意,“我认识卖军火的人呢,不知道阿珉有没头兴趣?”

王天风又一次妥协了,因为他确实不可能赤手空拳去捣毁一个买卖器官的团伙。。。

买好了装备,明台跟着王天风进了一栋大楼。

王天风拿出一张门禁卡,在电梯旁刷了一下,两人进了电梯直达顶楼。

门口站着十几个保安,王天风愈发肯定这儿是他们团伙的巢穴。子弹上膛,明台却突然伸手拽住他衣服,“阿珉你先去解决里面的,外面这些交给我。”

“你?”王天风努力不让自己露出鄙视
的表情,“老实跟着我别捣乱就行。”

明台不正经的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看好了。”

明台掏出两颗催泪弹,沿着墙根丢出去,在众人视线集中的时候翻滚到他们身后,端起一把AK扫射。

王天风低头叹气,“这算是提醒里面的人有人来了吗?”

欣赏完明台利落的身手,王天风趁乱进了门,迎接他的自然是一阵缠斗。

王天风扭断最后一个保安的脖子,心下却有些不安,屋外的保安装备齐全,怎么屋内这些保镖却连把刀都没配。

环顾四周,一片雪白,似乎是间手术室?

王天风举着枪小心查看,伸手掀开房间里的一张白色布帘,“阿珉小心!”

明台上前扑倒他,将他整个人包住。同时,枪声响起,明台闷哼一声没了直觉。

王天风翻身抱着明台,确认对方还有呼吸和脉搏才松了一口气。

举枪指向汪芙蕖,“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原来你真的是卧底,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明家小少爷居然也是警察。”

王天风心想,他不是,他两个哥哥才是。

“别废话了,老老实实跟我走。”又指着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周佛海要换肾?”

汪芙蕖没回答,向着王天风又开了一枪。王天风闪身躲开,举枪击中汪芙蕖小腿。

汪芙蕖不死心,趴在地上连放四枪,擦破了王天风手臂,最后被王天风缴了械,拷在手术床上。

王天风这时才有空去查看明台伤势,奇怪的发现明台中了一枪却没流一滴血。

照着明台屁股狠拍了一下,明台嗷的一声弹起来,“阿珉你真是太无情了,我可是救了你的命!”

“从哪儿弄得防弹衣?”

“刚才卖军火的人送的。说是你太瘦了,穿防弹衣会被人看出来,就只送了一件给我。。。”

“没记错的话,军火是我付的钱?”

“是呀,啊。。。”

王天风痛痛快快揍了明台一顿,神清气爽给明楼打电话,“抓了个现行,周佛海要换肾,汪芙蕖在旁边守着。。。你家小少爷中了枪,你们派个人来领回去吧。”

汪芙蕖和周佛海都很嘴硬,只承认买过黑市肾源,怎么也也不肯承认参与过器官买卖集团。

明楼每天都在跟进案子的进展,忙的焦头烂额。期间王天风来过一次,交出所有卧底期间的录音和文字资料,同时申请调去警校担任教官。

“你想好了?真的不回重案组?”

“不回,述职这几天我发现已经适应不了现在的报案程序了。六年卧底,只剩下身手和伪装技能还没退化了,干脆回去带新人。”

“好吧,但是我会给你争取最好的待遇。”

然后王天风就以处长的级别去了警校做总教官。

忙了半个多月,终于把以汪周二人为首的器官贩卖团伙连根拔起。

久违休假的明楼一回家睡了个昏天黑地,醒来觉得头疼,拿起阿司匹林正准备吃的时候,明台冲进了他房间,“大哥!我要考警校!”

明楼手一哆嗦吞下了整瓶阿司匹林,被赶来的阿诚送去医院洗胃。。。

积劳成疾加上洗胃,明楼被要求住了一星期的医院,出院后得知明台已经通过了警校的文化课考试,下周就要去测体能了。

“让他去!他那个水平第一关就过不了,更别说还有王天风在最后一关坐镇呢。”

评论(13)
热度(85)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