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起名好难8

台风之起名好难8

 

明台失魂落魄回了宿舍,空荡荡的房间立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老师不在,他住宿舍有什么意思。

 

正躺在床上鬼哭狼嚎呢,曼丽拿着两个苹果进来,“我刚才看见你去堵王老师了,你跟他有仇啊?”

 

“你别说话,我想静静。”

 

“静静是你女朋友吗?”

 

“我没有女朋友!我喜欢王老师,可是他成家了···”明台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曼丽咔嚓咔嚓吃完一个苹果,用明台的袖子擦了擦手,掏出手机发短信,“爸,二叔有情况!我们学校有个同届的同学正在追求二叔。”

 

宁海雨在饭桌上看了这条短信,饶有兴致看着对面正在吃菜的王天风,“你最近有没有中意的人?”

 

王天风咽下碗里最后一粒饭,“无聊。”

 

“好吧,那我们聊点别的。曼丽成绩怎么样?”

 

“搏击完美,文化课也很好,外语方面差一点,只会英语,其他都不懂。”

 

“还是基础不太好,小时候耽误了,有没有办法?”

 

“办法肯定是有的,但是你真的想好了?她才二十岁,要她去做卧底对她太残忍了。”

 

“是谁说一视同仁的,她是我的女儿,可她现在也是个警察。”

 

“你因为卧底熬坏了身体,这辈子只能静养。我呢,卧底六年,一回警局感觉自己像个原始人一样,连案件报告都不会写。现在又要让曼丽去做卧底,我觉得很可笑。”

 

“这是我们的信仰,所以我们为之牺牲。”

 

“你问过曼丽这是不是她的信仰吗?”

 

宁海雨沉默,“等她放假回来我会跟她谈谈。”

 

另一边曼丽正在安慰明台,“据我所知王老师根本没成家,他一直都单身,跟自己的哥哥住在一起。”

 

明台从床上弹起来,“真的?你怎么知道?”

 

“学校的人都知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重要的消息,不过你要拿东西交换。”

 

“一星期一箱进口糖果。”

 

曼丽皱皱眉,要那么多糖还不是会被二叔抢走。“不要,换别的。”

 

“跑车?房子?欧洲十国游?”

 

“ 车吧,我要一辆普通的越野车就可以了。”

 

“成交,你选好车型我去付钱,快告诉我。”

 

“教工宿舍顶楼最西边那间是王老师的宿舍,他每周一三五七的晚上会来值班。”

 

“太好了,曼丽,谢谢你,我请你吃饭!”

 

“我今天试过了食堂最贵的饭,也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饭。我们又不能出去,不吃了。”

 

“这有什么,我们去后门等着,我让家里送龙虾过来。”

 

“好呀,我要芝士澳龙,还要三文鱼刺身,海鲜奶油意面···”

 

“···等等,你不是吃过饭了吗?”

 

“就当我有两个胃好了。”

 

明家人送来的饭太多,两人吃不完,打电话叫来了郭骑云。饭后明台就顺走了王天风宿舍的钥匙。

 

窗帘难看,床单难看,桌子质量也很差,连个鞋柜都没有,不行,都得换。

 

王天风周五来值班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面目全非的宿舍。

 

不用问就知道是谁干的,王天风深吸一口气,下楼去了学员宿舍楼。

 

“明台,在吗?”

 

没人应答,王天风又敲了几下门,听到门内悉悉索索的声音。

 

“开门,明台,我知道你在。”

 

还是没人应,王天风一脚踹开了门,“明···”

 

明台趴在地上,像是昏迷了的样子。

 

“难道是发烧了?”王天风把明台扶到床上,摸了摸他额头,确实有点热。

 

明台迷迷糊糊脱了上衣,正要脱裤子的时候看到了王天风,“老师?”

 

“老师我是在做梦吗?”明台哼哼着坐起来,压到王天风身上。

 

王天风这时才知道明台不是发烧,而是喝醉了。可是喝醉的人压在身上特别沉,踢他也没反应,一时没法挣脱。

 

明台看见老师的时候酒就醒了一半,此时见老师推不开他,得寸进尺的凑过去亲吻王天风。

 

带着酒气的吻,熏的王天风脸上作烧,鬼使神差伸出手扣住了明台的后脑勺。

 

明台刚恢复了一点的理智又炸成了烟花,不管不顾的伸出舌头,探索王天风口腔里每一个角落。

 

王天风被吻得软了身体,来之前的一肚子怒火不翼而飞。明台却是实实在在被勾出了火,急切的伸出手向下拉开了王天风的裤链。

 

然后他被一脚踢到了墙上。


王天风嘴角还带着可疑的湿润,眼梢也是媚态十足的嫣红,拉好裤链,居高临下看着明台,“在宿舍喝酒,记大过一次,罚跑五万米,现在就去。”

 

明台倒不在乎记过和罚跑,眼睛紧紧盯着王天风,“老师,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王天风对他一笑,“酒不错,你比你大哥品味好。”

 

明台捂着心口倒下了,这意思是老师跟大哥接过吻?

 

------

小少爷你再这么蠢我就要写天台了!

简直不能忍!


评论(33)
热度(103)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