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起名好难 9

台风之起名好难 9

 

心里存了念头,明台也睡不着,换了衣服下楼去跑圈。曼丽趴在一楼栏杆上玩手机,看着明台像个疯子一样边跑边喊。眼珠一转,拍了一张明台跑步的照片发给了王天风。

 

“二叔,大晚上的为什么要罚明台跑圈?”

 

“在宿舍喝酒,记大过,罚跑五万米。”

 

“那您怎么知道他在宿舍喝酒的?”

 

······五秒钟的沉默 

 

“你去罚跑一万米。”

 

曼丽欲哭无泪,八卦是要付出代价的。

 

把手机放回宿舍,曼丽原地热身,随即开始慢跑。经过明台的时候还打了个招呼,“听说你喝酒了?”

 

明台呼哧呼哧跑着,“你是为什么被罚跑了?”

 

“我没有,我只是在锻炼而已。”

 

明台停下脚步,拦住曼丽,“你是不是跟老师很熟?”

 

“算是吧,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你知不知道老师以前有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

 

“有啊,现在的公安部副部,明楼。就是你大哥呀,你不会不知道吧?”

 

明台泄了气一样蹲到地上,“真的是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以前的师哥师姐说的,好像警校的前辈都知道。”

 

明台忍啊忍,忍到第一次放假回家。明镜拉着他一直说黑了瘦了,不停给他挟菜,让他多吃点。明台埋头吃饭,时不时撇明楼一眼。明楼跟阿诚对视一下,阿诚点点头。

 

吃了饭明台说困,跟大姐闲聊几句就上了楼。

 

“明台。”

 

“阿诚哥。”

 

“刚才吃饭的时候你一直欲言又止的看着大哥,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

 

“是!阿诚哥你告诉我,大哥是不是跟我老师在一起过?”

 

“你老师?哪个老师?”

 

“就是王天风啊。”

 

明诚皱起眉头,大哥和王天风?开什么玩笑!

 

“据我所知是没有的,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明台听了这话有些高兴,随即还是觉得不放心,“我还是得让大哥亲口告诉我。。。”

 

“回来!大哥累了,已经睡下了,你不要去烦他。”

 

明台撇撇嘴,“那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没有!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不要闹了,快去睡觉。”

 

打发走明台,阿诚开始回忆在巴黎的时候,大哥难道和王天风真的有什么?


回房时明楼正靠着床头看书,看见他进来就把书放下了。

 

“明台怎么回事?”

 

阿诚边走边脱衣服,“咱们小少爷问你是不是跟王天风在一起过?真好我也想问问。”

 

阿诚的鼻尖顶着明楼的,眼睛望进他眼睛里,“大哥跟王天风难道是在我去巴黎之前好上的?”

 

明楼伸手捧住阿诚的脸,“说什么呢,谁会喜欢疯子啊。我估计是王天风被明台追的烦了,把皮球踢到我这儿来了。”

 

“明台在追求王天风?小少爷总是喜欢挑战高难度。大哥···”话没说完,阿诚的嘴唇就在明楼颈间游弋,“我得给你盖个章,省的别人不知道你是我的。”

 

明楼看着他笑,伸手解开自己的衬衣纽扣。

 

明台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觉得阿诚哥的话比较可信。刚熄灭了的小火苗又窜起来,明台决定回校以后一定要更加死皮赖脸跟紧王天风。

 

星期天晚上查寝,也是王天风值班的日子,明台早早回了警校,带着一大包糖果去了王天风宿舍。

 

“老师。”

 

“进来。”

 

王天风倚在窗边的一张美人榻上,手里拿着一本枪械杂志,“你有什么事?”

 

“老师,我来给您送糖果。”

 

王天风听见糖果两个字还是很高兴的,可这两个字从明台嘴里说出来就有些不对,“我不吃糖,你拿回去吧。”

 

“老师,我那天看见您跟曼丽抢棒棒糖了。”

 

王天风瞪他一眼,“放到门口桌子上,你可以走了。”

 

明台转身去把糖果放下,顺手反锁了门。

 

“老师,我有话想跟您说。”

 

王天风看见明台就头疼,心想你还说什么话啊,放下东西赶紧走,我还要吃糖呢。

 

“快说,说完回宿舍,再过半个小时要查寝了。”

 

“老师,我喜欢你!”明台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王天风迅速伸手合上窗户。

 

“发什么疯!闲着没事就下去跑步,每天五万米。”王天风站起身推开明台。

 

明台不依不饶,紧紧搂住王天风的腰,“老师,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回家问过了,阿诚哥说大哥跟你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你不要骗我了。”

 

王天风一脚踢开他,“谁跟你说我跟明楼在一起过?你得了妄想症吗?滚开!”

 

明台又爬过去抱着王天风大腿,“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老师你先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不喜欢!可以滚了吗?”

 

“不滚!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

 

王天风实在无奈,低头看着抱他大腿的明台,“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这么打你骂你,你居然喜欢我?”

 

“我就是喜欢你打我骂我!”明台抬头嚷嚷着。

 

王天风按下额头跳动的青筋,“明台···人忽然有了受虐倾向可能是什么心理疾病,你还是去看看医生。”

 

明台哼哼唧唧放了手,王天风打开门走出去。门外是明台这一届所有的学员,个个伸长了脖子贴在他房门上。

 

“全部罚跑一万米!现在就去!”


评论(26)
热度(85)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