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之起名好难 10

台风之起名好难 10

 

上次明台当众表白被围观的事件过后,王天风有好几天没去看学生训练。没办法,一世英名尽失,老脸丢的一干二净。

 

想起这个王天风就恨不得弄死明台,可这小子最近身手愈发敏捷,打他五次,有三次他都能跑的远远的,让王天风追不上。王天风不由得懊恼起自己来,当初为什么要罚明台跑步。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王天风给搏击课老师放了假,他自己亲自上阵。一开始他是跟明台对打,结果明台被打倒在地还要伸手摸他脚踝。

 

后来王天风开始让学员们跟明台对打,两个打一个,四个打一个,六个打一个,最后加到十个打一个。明台每天甘之如饴,倒是同学们苦不堪言。他们都围观过明台跟王教官表白,虽然王教官没答应,但估计也就是早晚的事。是以他们跟明台对打时都很注意,点到即止,绝不打他要害。

 

同学们自觉这样既不打伤明台,又完成了任务的行为是在讨好王天风。殊不知王天风恨透了这帮阳奉阴违的兔崽子,只会罚的更狠。一时间搏击课就成了所有同学的噩梦,每节课一开始就是十人围殴明台,明台毫不留情把他们打倒,接着提出要跟老师切磋。于是同学们就可以围观明台站着调戏王教官,蹲着调戏王教官,趴着调戏王教官···

 

从此明台就成了同届学员里的一朵奇葩,谁也不愿跟他凑一起,吃饭训练都不带他。明台乐得如此,每天午饭时乐颠颠捧着餐盘去挨着王天风坐下,不停的把自己盘子里的肉拨给老师。

 

王天风的同事们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虐狗,渐渐也不跟他一起吃饭了。从此,食堂东南角的地方就成了王天风和明台的专座,他俩吃饭的场景就成了警校最独特的风景线。

 

这天王天风去市局开会,会议结束后几个旧同事提出一起吃饭,王天风欣然应邀。席间说着从前的往事,王天风看了下表,发现已经到了警校午饭的时间,不知道明台是不是在等他。

 

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猛地摇摇头,加入到同事们的讨论中。饭局散场的时候,却还是点了两个菜打包。

 

我这是给曼丽带的,王天风心想。

 

一路飞车回了警校,距离午休时间结束还有半个小时,王天风提着打包的饭菜去了食堂。

 

明台果然还坐在那里等他,面前两个餐盘都满满的没动过,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生不忍。

 

“明台?”王天风叫了他一声。只见眼前人迅速抬起头,看到是他后就冲上来抱住了他。

 

“老师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是烦我了,不想跟我一起吃饭了···”

 

明台抱得太紧,王天风感觉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明台几下,然后就被抱的更紧。

 

“我去市局开会了,顺便跟以前的旧同事吃了顿饭。你还没吃吗?我带了饭菜回来,你吃点吧。”

 

明台接过打包盒,先挟了一块儿牛柳给王天风,“老师,啊···”

 

“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明台举着筷子也不放下,就那么盯着王天风。王天风无奈,拿起筷子准备接过,却被明台按住了拿筷子的手。

 

王天风叹口气,张嘴吞下筷子上的牛柳,“好了,我吃过了,剩下的你吃吧,吃完早点去上课。”

 

明台按住他的手就没放开过,嘴里嚼着饭菜,含糊不清说到,“老师,下午射击课你能来吗?我用枪还是不太熟练。”

 

王天风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把饭菜咽下去再说话,没礼貌!你进警校之前就在泰国端着一把AK扫射,现在你告诉我用枪不熟练?明少爷,你的借口太烂了。”

 

吃了饭明台一步三回头去上课了,王天风有点困,回了自己宿舍睡觉。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醒来发现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

 

“喂,王处长,您可是接电话了。这一届那个刺头学生,就是那个叫明台的,在射击训练室不肯走,一下午打烂了十几张靶子了。我们说给他记过他也不在乎,一直在那儿对着靶子不停的打,您快来给领回去吧。”

 

“你们不给他子弹不就行了,怎么还由得他胡闹?”

 

“他毕竟是副部长的弟弟,咱们哪儿敢惹他啊,还是您去看看吧,听同学们说他就听您的话。”

 

王天风按下突突的太阳穴,叹口气穿好衣服下楼。

 

“明台,你在干什么?”

 

明台戴着减噪耳机像是没听到,举枪对着靶子射击,打光了子弹又换了个弹匣,这才摘下耳机看王天风,“老师,咱们比比吧?”

 

王天风走到他旁边的射击位站定,拿过明台手里的枪,单手射击,六发子弹都是十环。

 

“这种枪的后坐力很容易挫伤肌肉,所以每天训练时间都是有限制的。你这么练习一下午,明天恐怕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别胡闹了,快跟我走。”

 

明台拉着他手腕,手指偷偷在他皮肤上摩挲几下,“老师,我要是赢了你,给我个奖励好不好?”

 

“我已经是六发十环了,你要怎么赢我?”

 

“你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了,赢了有奖励。可若是你输了,就得去给射击课的老师交一份检讨,保证以后不再扰乱课堂。”

 

明台对他一笑,全然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举枪射击,连着六发都是十环,并且这六发子弹都是穿过同一个弹孔。

 

多好的天赋啊,明家真是暴殄天物,把这么好的苗子养成了废物,王天风看着靶子上的弹孔,心下颇为感慨。

 

“不错,你赢了,想要什么奖励?”王天风其实早就觉得明台能赢,本来想说特批以后明台射击训练不受限,谁知明台却突然伸出双手把他拉进怀里。

 

“要这个···”话音一落,明台就吻了上来。

 

王天风被他死死扣住腰身,挣扎不得,干脆放弃抵抗,享受起这个吻来。

 

不得不承认明小少爷功夫了得,一个吻撩拨的人脸红心热,王天风呼吸急促,在他怀里软了身体。


下午五点,太阳隐藏在树梢后,偶尔泄露几丝微光,照在两人身上。明台睁开眼睛,看着光影斑驳中老师的侧脸,只觉此时此地,连空气里都带着恋爱的味道。

 

双手不受控制的拉出老师束在警裤里的衬衣下摆,手指摸上他腰间细白的皮肤。正在感慨老师皮肤的触感怎么那么好的时候,王天风屈起膝盖,毫不留情顶在他腿间。

 

明台吃痛倒地,两眼含着水光看向王天风,“老师···”

 

王天风把衬衣重新束好,“你的奖励结束了。”

 

“老师···”明台几乎要哭出来,刚才气氛还那么好,怎么转眼就翻脸了。

 

王天风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他说了一句,“下月期中考试,你如果能考这一届的第一名,应该还会有别的奖励。”

 

明台看着王天风的背影,别的奖励?

 

然后明小少爷就趴在地上红了脸······

---------  

啊,辣么有情趣的老王···

我污,我先滚了。


评论(32)
热度(109)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