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一回

如意 第一回

 

梗来自@ 沐瑢 太太 

梗太长了依旧不复制了,请大家看我的点梗汇总

http://www.lofter.com/blog/ceciliaqueen?act=dashboardclick_20130514_04

因为最近把大哥写的太渣所以这篇的结局是台风···

大哥和老师有那么点暧昧但是过去时了···

对不起啊太太我又乱改梗了

是古代背景 这应该叫什么?古风AU?

 

人设初步定的如下:

王天风:兵部尚书→ 录事

明楼:户部尚书→ 黔阳王 (异姓王)

明诚:户部右侍郎

明台:纨绔······

 

----------   

天启四年,乾清宫。

 

“明爱卿要自请去封地?”新皇蹙眉看向站在百官之首的明楼,“朕虽然封了爱卿为黔阳王,那也只是因为爱卿辅佐朕有功,朕赏无可赏而已。爱卿无须挂怀,去封地上任更是不必。如今我朝百废待兴,户部还需要爱卿掌舵,为国库增收。”

“微臣惶恐。陛下对微臣如此恩典,微臣岂可辜负。况微臣如今旧疾缠身,实难当大任,故自请前往封地,做个富贵闲人。”

“爱卿能不能做闲人朕不知道,但富贵倒是真富贵。”

明楼闻听此言心下了然,一手撩起官服下摆,重重跪倒在地。“微臣无力再侍奉圣上,深感歉疚,故将明氏一族在京中所有产业上缴国库,这是明细折子,还请圣上过目。”

 

新帝紧盯着明楼,却未看出有一丝不妥,顿觉无趣,草草看了折子就扔到一边。“罢了,爱卿说了要去养病,朕若是不允,未免太不近人情。传朕旨意,户部尚书明楼,天惠聪颖,屡立奇功。更捐赠家产充盈国库有功,朕心甚慰。着吏部从重议奖。”

明楼做感激状,叩头谢恩。抬起头时,就有太监将黑犀牛角轴的五色圣旨颁到他手上。

“朕乏了,诸位爱卿退下吧。”

太监唱退朝的声音想起,众人躬身后退,直至出了殿门才各自四散开来。

 

得了圣旨的黔阳王此时却无丝毫喜色,阴沉着脸攥着圣旨快步出了宫门。身后百官看着他的样子也是摇头,悄声议论,“这哪儿是封王啊,这不是流放吗?家产也没了,封地又不富庶。圣旨只说从重议奖,吏部左不过给些玉石金器,都是不中用的家什。唉,新帝果真是狠啊····”

 

明楼直到上了府里的马车才松开手掌,那圣旨已被他揉搓的起了褶皱,看也不看一眼就扔进了车座下的暗格里。

明诚递过一杯热茶,“大哥消消气。”

 

明楼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递回给明诚,“再来一杯。方才真是费尽口舌才辞了这破官。新帝果真吝啬,我捐了明氏一族在京中所有的产业,他竟然只一句从重议奖就把我打发了。我原以为他起码也会给我封地延伸个二百里三百里,谁知竟是寸土未增····”

“大哥慎言,咱们的车驾还未出掖门呢。”

“我如今形同流放,哪个还多余派人跟着咱们,散朝之后人人避我如蛇蝎,如今躲还来不及呢。”

“这又是为何?大哥封地虽远,可毕竟也是位同亲王,那些人竟敢如此?”

明楼灌下第二杯茶,促狭道,“约么是怕我同他们借钱。”

明诚忍笑,“大哥所言极是。”

 

此时的养心殿,新帝正斜倚在罗汉榻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白玉玲珑,“你说这玩意是前朝皇室的皇子才有的,可这是才刚底下人从明氏的库房中拿出来的。那你的意思是,明氏乃前朝皇室后裔?”

王天风无甚表情,缓缓叩头,“陛下明察,臣并无此意。臣只是略通此道,认得这玩器的工艺乃是前朝内造。”

“朕当然知道爱卿并无此意。爱卿与黔阳王素有嫌隙,若真怀疑明氏是前朝余孽,恐怕早就去明氏府上捉人了。”

“陛下英明。”

“爱卿精于玩器鉴赏,却不怎么精于人心呢。刚才那一席话,朕完全可以治你个顶撞御前的罪过。”

王天风心下暗叹,腹空、膝痛,还要跪这新帝,听他讲劳什子人心,甚烦,哀哉。

 

“臣愚钝,请陛下明示。”

“很简单,朕说明氏是前朝余孽,他们就是。”

 

半月后,明氏一族举族迁往黔阳封地。行至城门,百姓自发相送,捐衣赠粮者无数。新帝于贵妃宫中得此奏报,怒掴贵妃一掌,毁茶盏数十。

 

“兹有正二品兵部侍郎王氏天风,尸位素餐,于朝政建树甚微,擢免其官职,降为黔阳王录事,即日起携家眷赴黔阳上任。”

王天风依旧平静的接了旨,“臣谢主隆恩。”

传旨的太监见他面容严肃,不由生了些同情,“王大人不必忧心。黔阳王深受陛下信任,您又是他的录事,只要好生伺候着,将来能否回京,还不是黔阳王爷一句话的事···”

王天风心说这太监竟如此消息不灵又没眼色,于是也颇为同情的看向这太监,“多谢公公宽慰。下官临行前还有一言赠与公公。”

“王大人请讲。”

“趁早辞了这差事去御花园操持花木,否则您命不久矣。”

那公公却没听懂王天风的意思,“大人此言何意?难道咱家面相上有血光之灾?”

王天风摇摇头,端着圣旨走了。这种没脑子又不会看眼色的太监,操持花木也未必能保命。

全天下都知道他王天风跟明楼有嫌隙,这个传旨太监居然还叫自己“好生伺候着王爷”,真是不知所谓。此等无知愚民,早生自我了断去罢。

 

王天风知道此行乃是新帝将他安插到明楼身边当个细作,时刻掌握明氏一族的动向,可他没想到新帝居然想出用录事这个职位来折辱于他。

 

录事,古乃帝王起居注执笔之小吏。本朝先祖登基之初改了规矩,命所有亲王府上同配给(ji)录事,记录王府大小事宜,上报宗人府备案。

如今新帝要他去给明楼做录事,一是方便掌握消息,二是存着打压自己的意思。

 

王天风嗤笑,一介帝王如此心胸狭窄,某不过是下棋赢你百局罢了,你竟如此折辱与我,真乃小人之心,不堪大任。

 

------  

啊,一个内心随时刷着弹幕的老王,和一个爱吐槽的老明···

小明今日未上线

话说这篇原本我是打算不发出来的,想和另一篇一起做个本子通贩。可是我思来想去,没人买的话太尴尬了······

干脆发出来了 

小天使们,晚安。


评论(19)
热度(97)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