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二回

如意 第二回

 

圣旨上说要王天风携家眷赴任,王天风在宅子里环顾一圈,发现能称得上家眷的就只有他的侄女曼丽。

“去,把大小姐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下人一脸为难,“···是。”

“吞吞吐吐作甚?大小姐又不在家?”

“在,在后院听戏。”

“哪个班子?”

“就只来了汪老板一个人。”

王天风眼皮抽搐,“罢了,你下去吧,我自己去找她。”

 

行至内院,果然四周下人踪迹全无,戏台子下面的太师椅上,自家侄女正坐在汪老板腿上嘴对嘴喂果子吃。

 

“咳咳···汪老板,别来无恙。”

汪曼春慵懒的抬了下眼皮,“请王大人安,民女行动不便,不能给您见礼了。”

“不敢劳汪老板大驾,曼丽,你别压着汪老板了,我有事情找你。”

曼丽猫儿似的在汪老板怀里蹭了蹭,下巴搁在那人肩头,“叔父有何事就讲吧,曼春不是外人。”

王天风在心中问候了一遍满天神佛和大哥大嫂,“叔父被降了职,要去黔阳王府上做事,这几天你收拾一下,跟叔父一起去。” 

“什么?”猫儿炸了毛,从主人怀里一跃而起,“黔阳那么远,我不去!”

“放肆!平日你胡闹我不管你,如今我要去黔阳赴任,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还想自立门户不成?”

“王大人这话说的不在理,谁说女子就不能自立门口了?”汪曼春被戳到了痛处,凉凉反驳对方。

奈何王天风根本不接招,“汪老板是女中豪杰,王某佩服。可是您难道能把我侄女的户籍落到你家去?以什么身份?别说是妹妹,王某的兄长可只有曼丽一个独女。”

汪曼春气结,轻轻推开曼丽,“王大小姐,汪某告辞了,日后山长水远,自有重逢之日。”

曼丽听这意思是以后还会有机会,当下也顾不得叔父在场,小跑几步追上去,塞给汪曼春一个荷包。“这里面是我的头发,曼春你可收好了,咱们这就算是结发夫妻了。”

曼春爱怜的看她一眼,“自然,过几日你出发前差人来知会我一声,我去城门口送你。”

“一定一定。”

 

目送汪曼春走远,曼丽才回头看向王天风,“叔父,曼丽先告退了。”

王天风无力地摆摆手,“去吧,你我七日后出发。”

七日后城门口,王天风坐在马车里,捧着一匣子蜜饯吃个不停。身边坐着的郭骑云忧心忡忡,“老师,大小姐跟汪老板依依惜别半个时辰了,咱们什么时候能启程啊?”

 

郭骑云原本是兵部左侍郎,在王天风这个尚书手底下做事。七日前听说大人被贬了官,立刻也辞了差事,打算追随老师去黔阳。

王天风掏出个嵌珐琅的怀表,看了一眼时辰,“再有半个时辰就可以启程了。”

郭骑云立刻明白过来,“老师是早就知道她们要浪费一个时辰所以才这么早启程的?”

“不然呢,难道为师是急着去见明楼那厮才这么早启程的?”王天风拿起个蜜饯,狠狠咬掉一半,咬牙切齿咀嚼着。

 

曼丽哭了一路,直到在驿馆下榻时才堪堪止住哭声,坐在桌前,怒食了两碗饭,便又径直回房哭去了。

郭骑云对着一桌残羹冷炙神游,半晌才回过神来,“老师,大小姐吃那么多回房会不会积食啊?”

“不会,她吃得多是为了有力气哭。”

郭骑云算是开了眼界,又去找店家点了几个菜。

待到了黔阳,王天风和郭骑云都瘦了一圈,精神也有些萎靡。唯有曼丽,竟是圆润了些。

 

黔阳王府早就接到了王天风要来上任的圣旨,明诚还饶有兴致的开了个赌局。“大哥,您说王大人是因为骑射赢了才被贬的,还是因为下棋赢了才被贬的?”

“赌二百两骑射,那个疯子从前下棋就总是赢他,现在那人当了皇帝,他总不可能再那么没规矩了。”

“那我押二百两下棋好了,明台你呢?”

 

明台懒洋洋从榻上抬起头,“关我何事?那人我都不认识。大哥,给我二百两,我要去烟花间。”

“臭小子,反了你了!你才多大就敢去烟花间那种地方了!”

“我只是去听戏而已,大哥您想哪儿去了。”

“没钱,不给。”

“阿诚哥···”

“五十两,够你听一堂戏点一桌子酒席了。”

明台恹恹,“五十两就五十两吧,谢谢阿诚哥,我这就去了,晚饭不回来用了。”

 

 


评论(13)
热度(66)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