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三回

如意 第三回

 

明台到了烟花间,照旧进了楼上最大的包厢。将将坐定,就有人抬了酒席进来。“三爷今天想听什么戏?”

“随便吧。”

 

丝竹声起,明台也不去看那花旦曼妙的身法,打开窗子靠在窗台上喝酒。这个月贵妃已经醉了十几回了,莺莺也与那张生定了不知几个终生,明台觉得若再没有什么新鲜事他许是要发霉了。

 

此时王天风一行人也进了黔阳城,曼丽正在路边一个卖吃食的摊子上与王天风僵持着。

“曼丽,咱们是跟着老师来赴任的,不是来游玩的。这一路你走走停停已经耽误了大半月的时间。现已然进城,不去黔阳王府反倒先在外面用饭,恐怕于礼不合啊。”郭骑云苦口婆心劝着。

曼丽却没理他,直直盯着王天风,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叔父···”

王天风觉得自己的耐心实在是到了极限,“这黑油锅里散发着臭气的玩意儿就让你如此着迷?已经吃了一碟,还要再吃?”

摊主听了这话不免有些义愤,“你这厮说话好没道理!这可是黔阳城里最地道的吃食,你一个外来人自然不懂这其中的好···”

王天风长到如今这岁数,从来没被叫过“这厮”,气极反笑,“好,既如此,就请掌柜看看这些银子能买多少碟就给我这侄女上多少碟。还请掌柜看着她吃完再走。”说着掏出一锭五两的银子拍在桌上,“骑云。”

郭骑云赶紧到路边套好马车,王天风坐了上去,撩开马车的帘子看向路边。果然是那毒蛇的封地,恁多刁民。

 

靠在窗台喝酒的明台被街边的吵闹声吸引,紧盯着远处那个摊子。见那两人驾着马车经过烟花间门口,明台便探头去看。王天风此时也恰好抬头,四目相对,一双不带温度的眼睛从明台脸上略过,明台竟有些惧,退了回来又关上了窗。

 

此时再看那厢中艳丽的贵妃,便有些不耐,招手叫来个小厮,“让她下去,换个新鲜角儿来。”

小厮一脸为难,“公子,咱们这儿所有称得上角儿的您都见过了,实在是没有新人了。”

“叫你们去请京城的汪老板,你们请了吗?”

“送了几封信过去,都被汪老板给拒了,一个半月前又送了一封过去,还没回信呢。”

明台懒得听他推脱,起身说要走,那小厮再三拦着也没拦住,眼睁睁看着他出了门,心里想着这下又要被掌柜的训斥他没用了。

 

明台出了门没上自家马车,而是朝着那个卖吃食的摊子走。一个身材瘦削脸颊倒是挺圆润的姑娘坐在摊子前哭丧着脸,“掌柜的,我真的吃不下了。”

那掌柜一脸痛心,“姑娘你怎可如此,你叔父给了我银子,交代我一定要看你吃完再走,你不吃了我岂不是成了那昧下银两的小人?多吃些吧···”

明台忍俊不禁,见曼丽那可怜的样子便开口同掌柜说情,“掌柜的,这姑娘我认识的。他叔父让她吃那么多是为了让她长长记性,不是为了撑死她。人我带走了,剩下的银两掌柜的就留下吧。”

掌柜的一见是黔阳王府上三公子,立刻热情的招呼明台,“得嘞,三公子开口了还有什么不行的。”

 

明台看向曼丽,“还不走?你叔父还等着你呢。”

曼丽起身跟上明台,偷偷在袖袋里握紧了匕首。“你是谁?你认得我叔父?”

“放下你的匕首,我不是拐子。”明台看着好笑,耐心给她解释,“我姓明,在家里行三,是黔阳王义弟。你叔父应该就是被圣上贬来当录事的王大人吧?”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先见了你叔父的马车,车辕上挂着个兵部的牌子,且那赶车的人和你叔父穿的都是京中时兴的料子。黔阳地界上少有外来人,你们一进城门消息就传开了。我大哥失了势,京中来的人必定不是投奔他的,想来想去,也就是今早我大哥和二哥打赌的那个王大人了。”

曼丽却没在意明台这一番推理,只是歪头问了一句,“你大哥和二哥打的什么赌?”

“呃,赌你叔父是为什么被贬的官。”

“他们押的什么?”

“我大哥押的是骑射赢了皇上,二哥押的是对弈赢了皇上。”

曼丽左右看了几眼,压低了声音凑到明台耳边,“你帮我押二百两,是皇上看上了我叔父,我叔父不从才被贬的。”

 

明台腾的红了脸,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只是我为什么要脸红呢?

怪哉!

-------  

家里来了熊孩子串门,太闹腾了,写不下去了。

评论(21)
热度(75)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