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四回

 

明台带着曼丽回了黔阳王府,让下人带着她去找他叔父,自己去了大哥书房。

“大哥···”

推开门就看到二哥坐在大哥怀里,两人拿着个金制九连环在解。这种场面明台见过太多次,早已见怪不怪了,大着嗓门开口,“圣上封的录事来了。”

明诚抬头看他一眼,又回头看明楼,后者倒是很坦然,“知道,我们已经见过了,阿诚还赢了我二百两银子呢。”

明台猛地向前一步,“不可能!我才刚见着了那位王大人的侄女,她亲口告诉我王大人是因为···才被贬的。”

“因为什么?”

明台红着个脸,怎么也说不出来,想了半天才开口回答,“因为圣上心悦王大人,就像大哥和二哥一样···王大人不从,圣上一怒之下将他贬为录事了。”

明楼和明诚交换了一个眼神,在明台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何种眼神时,两人又同时点了点头。明台站在书房中央,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再也不要看见这没羞没臊的二人。

“你也算是间接帮了大哥一个忙,就让阿诚把他赢得那二百两赏给你了吧。”

明诚从明楼怀中站起,理了理衣袍下摆,“输给我的钱又让我给别人,王爷这算盘打得倒是精明。明台,烟花间今日什么戏?我同你一块儿听听去。”

“岂有此理!明台要胡闹就让他去,你跟着作甚,快回来。是大哥说错话了,算了,明台,你自己去咱们家钱庄柜上支二百两,就说是我赏你的。”

明台不待听完明楼的话就已经抬腿出了门,大哥这算盘真是打得要成精了。让自己去柜上支钱,这不明摆着告诉大姐他在花天酒地吗?大哥的心可真是全偏到二哥那里去了。

 

,明楼哄了几句才换回明诚一个笑脸,接着他又皱了眉头,“原本那疯子说是对弈赢了皇帝才被贬的,我还有些不太信,总觉得他是皇帝派来的眼线。如今听明台这一说,我倒是相信他是真被贬了。你记得吗,那人没登基前就喜欢缠着疯子,动不动两人还抵足而眠,定是那时候就起了心思了。”

明诚凉凉撇他一眼,“这不很正常吗?那时候你不也天天盯着王大人后脑勺,一脸痴情的瞧着。最后还是我看不下去了,强了你之后你才···唔···”

明楼赶紧堵了怀中人的嘴,心想我那时是没能把持的住,拜倒在阿诚的罗衣下,怎么说是阿诚强了我呢,不不不,绝对不是。

 

且说王天风带着郭骑云在明楼书房愉快的吵了一架之后,就有明镜派了一个侍女来请他去看看自己的住处。

录事这官职虽小,却是个需要时时观察日日记录的活计,住处自然不能离黔阳王太远。明镜给他们挑选住处的时候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在明楼住的靖园旁边单给王天风一行人收拾出一个三进的院子来,名为榆园。王天风看着那匾额问明镜可不可以换个字,明镜自然应允,心里却有些不痛快,暗道这人不识趣。等到王天风解释说改为“渝园”是因为他是巴渝人士思乡心切的时候,明镜便只觉得王大人背井离乡甚是可怜了。

送走了一脸“慈祥”的明镜,王天风开始打量这个院子。三进的格局,同民间富户的宅子一样大,只是这院子四周的墙上竟一道门都没开,任谁出入这院子都要经过明楼的院门口。小厨房的食材用水是大厨房每日抬了进来,负责膳食的婆子也都非聋即哑,侍女和小厮的身契又在黔阳王府的总管手上。纵观下来,倒不是他来监视明楼,是明楼时刻监视着他。

王天风不得不感叹明镜好手段,一个女子,心思如此缜密。这一番布置合情合理,任谁也挑不出错来,却是实实在在的严防死守。既向他表明了黔阳王事无不可对人言,又防着他私下传递消息出去。

王天风并不在意这种安排,毕竟他有自己的手段传递消息。可恰恰是这种安排让王天风起了疑心,这根本不是一个闲散异姓王该有的态度。王天风不禁回忆起出京前的种种,心下有了决断。

 

这边厢明台腹诽着大哥为何如此吝啬,不自觉就走到了渝园,见门口下人进进出出,便打发身后跟着的小厮去问怎么回事。

“回三爷,圣上指派给王爷的录事今日到任了,大姑奶奶吩咐把这间院子收拾齐整,让大人住下。”

明台回忆了一下这院子的格局,皱起了眉头。

挥手打发走那小厮,明台自己踱进了院子。录事一职是要跟主家住的近些,却不该是这种近乎软禁的做法,难道这王大人有什么不妥?

明天承认自己对这位王大人颇为好奇,从进了院子就一直在搜寻他的身影。一直走到院子第二进,才在主卧房里看见那人。

还是才刚在马车上穿着的那件衣服,还是那样一双带着微红的眼睛,此时却神情温和的看着手中一块儿玉佩。

明台莫名觉得嫉妒,盯着那玉佩想看看是什么稀罕物,能融化那双不带温度的眼睛。这一看却不得了,那是一块儿水色透亮的比目佩,还系着豆绿的宫绦。

比目佩这东西不稀奇,谁家将要成亲的人都有那么几块儿。可据明台所知,这位王大人并未成婚,再加上那佩的成色是上上之品,结合此前曼丽的说辞,明台又红了脸···

 

王天风盯着手上这枚玉佩,心想着被贬到黔阳来也没有什么不好,最起码皇帝为了装个好人样子,私下把当年他母亲的嫁妆还给了他。这枚比目佩,当年是母亲说过给大哥娶亲用的,如今辗转到了自己手上。王天风觉得应该传给曼丽,让她时刻佩戴着,了解她祖母为了子孙后代的一片苦心,离那汪老板远一些。她二人既不能燕好,又不能生子,凑在一起有何用。

 

王天风再抬起头时,就看到明台在门外,红着脸蛋直勾勾盯着他手里的玉佩。大约是明台的样子太过痴傻,王天风有些不忍,伸出手去问明台,“你喜欢这个?”

 

明台点头,随即又摇摇头,王天风被他逗笑,起身把玉佩塞进他手里,“好孩子,拿去玩儿吧。”说罢还捏了捏明台的脸。

明台此时如同一只快被煮熟的虾子,脸颊通红拼命摇头,最后拿着玉佩跑了。

 

独留王天风在原地叹息,挺好的孩子,骨骼精奇适合练武,可惜是个傻子。

 

------- 

老王就这么把娶媳妇的玉佩给了小明

然而我写的还是台风

老王表示:我不服!

玉佩的描写来自《红楼梦》

林黛玉进贾府那一章王熙凤的装扮


评论(25)
热度(92)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