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七回

-----

终于憋出来一章

进展是不是太慢了?

-------

 

明楼因为烟花间的事情两日没能出房门,当然,阿诚也没有出门。等到明楼能活动了,立时冲到渝园找王天风算账。

此时王天风正在跟明台对打,三招之中总有一招避不开,被明台摸到手腕或者脖颈。王天风气极,对明台也不再留情,下手愈发凶狠。明楼来时就见王天风反剪了明台双手将他压在身下,姿势极其暧昧。

“王天风你要作甚!”

明楼冲过去拉开两人,却被明台挡开,“大哥,老师是在跟我切磋,你莫要捣乱。”王天风也甚是鄙夷,“我还能吃了你弟弟不成?”

“你们切磋就切磋,勾缠在一起成何体统!”

王天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王爷多虑了,王某人跟你不同,王家还是要靠我传宗接代的。”

明台一听传宗接代心里就是一紧,老师居然还想着娶妻?老师难道不喜欢我吗?这怎么行!

顾不得听大哥和老师唇枪舌剑,明台发了疯似的对着练习用的木桩一顿好打,明楼和王天风同时停下来看他。

“明台?”

明台红着眼睛回头,“大哥,您先回去吧,我有事跟老师说。”

明楼琢磨着自己出来也有一会儿了,等阿诚发现恐怕又要生气,甩手出了渝园,留下王天风和明台面面相觑。

“发的什么疯?练拳是这么练的吗?为师教你的你都忘干净了?”

“老师您什么时候成亲?”

“成亲?你在说什么胡话?我跟谁成亲?好好练拳!”

明台还想再追问,又觉得反正自己只要活着定是不会让老师跟别人成亲的,又接着练起拳来。

 

王天风趁着明台练拳的功夫,回房拿出几枚铜钱,草草缝到一个荷包内里,把荷包扎紧,飞身到院中的芙蓉树上,挂在向阳的一个树梢。

 

半个月后,皇帝案头出现一张纸,上书:黔阳王豪奢,重金收买于我。

皇帝撕碎了那张纸,叫来身边的太监,“上个月朕叫你们给王天风送银子,你们送了多少?”

那太监战战兢兢不敢回答,皇帝随手抄起一本折子砸过去,“说!”

“五两。”

“五两?你们用八百里加急给他送了五两银子?”

“奴才该死,实在是底下人办事不靠谱。您说按律给王大人看赏,奴才们翻遍了旧例,发现录事这职位上等封赏也就是五两了···”

皇帝摆摆手,让那太监退下,写了封密旨让人递出去。


再说回明楼,几番思虑之后终于决定把屯兵的事情告诉王天风。

是夜,明楼摆出个鸿门宴的架势,约了王天风到府中的湖心亭,阿诚在旁边陪同。王天风穿着里衣,随意披了件外袍就来了。明楼和明诚同时皱眉,这人也太随意了些。

王天风一眼就看出他二人的想法,“深更半夜,我都睡下了,怕二位久等,没换衣服就来了。”

阿诚率先开口,“无碍,王大人多虑了,我们请您来是有要事相商。不知您对如今的朝局如何看?”

王天风抿了口酒,“新帝昏庸残暴,我愿追随二位,共襄大业,还百姓一片盛世清明···你们是想听我这么说吗?”

“呃,”阿诚万没料到此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只得硬着头皮接下去,“是也不是,难道王大人就无所求?”

“我毕生所求乃是为我王家平反,这一点只要我把你们的事告诉新帝,他自然会回报我。”

“那要是将你兄长的遗孤封为公主呢?”明楼问道。

“你不如将律例改为通婚不分性别···”

“这,便是为了阿诚我也是要改的。”

“哦,那成交。顺便你得废了贱籍,当然你承诺的封曼丽做公主的事情不能食言。”

“你不会是看上了戏子才这么多年不成婚的吧?”

“你这人思想如此龌龊,还是趁早别造什么反了,去写话本子算了。”

“你!”

“叫我来不会光是通知我一声你要造反了吧?说吧,还有什么事?”

“我们在一处荒山里屯了一支军队,只是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不太成样子,想让你帮忙去练练兵。”

“可以,以后每日鸡鸣之时我去练兵。”

“鸡鸣之时,那不是教明台练拳的时间吗?”

“明台的武功进展很快,明日我会同他说,将练拳的时间改到黄昏,晚膳之前。”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们要起事,明台是不是不知道?”

“就连大姐我们都没明说,更不可能告诉明台了。”

“恩,明台性子单纯鲁莽,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告诉他。”

 

第二天明台起床去了渝园,等着他的却是郭骑云,并告知他老师最近身体不适,不能早起,将练拳时间改为黄昏。明台担心老师,趁着郭骑云出门溜进了王天风卧房,却发现老师根本不在床上,被褥也是冷的,显然离开很久了。

明台不依不挠等在卧房里,将近午时王天风才回来,看见明台在也没多说话,“为师睡不着出去跑了会儿马,现在有些累,你回去吧,黄昏时再来练拳。”

明台藏着很多话想问,见老师憔悴的样子终究不忍,带上卧房的门出来。向自己院子走的时候看到两个丫头提着食盒去靖园,明台拦住她们,“这个时间来送的什么好吃的?”

明台惯会跟府中的丫头打闹,下人们也不怕他,“见过小公子,我们是去给王爷送膳食的。王爷天还未亮就出门了,刚刚才回来,二公子让我们送些温热的吃食,王爷吃了好睡下。”

 

王爷天还未亮就出门了,刚刚才回来···

王爷天还未亮就出门了,刚刚才回来···

王爷天还未亮就出门了,刚刚才回来···

王爷天还未亮就出门了,刚刚才回来···

 

明台脑中无限循环着这句话,和着老师回来时凌乱的衣衫憔悴的面容,愤而夺过食盒往地上狠狠一掷!

吃什么饭!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二哥吗!

 


评论(24)
热度(86)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