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十回

 

明台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床边坐着正在看账本的大姐。

“大姐?”

“醒啦,饿不饿啊,大姐叫人给你做点粥。”

“大姐我这是在哪儿?”

“白马寺。”

“白马寺?为什么不在府里?”

“明台啊,大姐跟你说点重要的事情,你要仔细听好。”

明镜将自己知道的一一告诉了明台,说完就起身出门,给明台一点消化的时间。

 

明台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帐幔,大哥真的要谋反,老师会怎么做?

 

王天风此时正在营帐中与明楼对峙,“你的办法简直是婆婆妈妈拖泥带水,这一路北上耗尽人力物力,其中变数不知凡几,待你打到京都,队伍恐怕要缩水一半。”

“一路北上,我们可以沿途招揽有识之士,队伍只会更加壮大,岂会缩水?”

“你怎知沿途会有人支持你?你是造反!你名不正言不顺,还指望有人来投你?”

“王先生息怒,大哥此言也有他的道理。新帝当初忌惮我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哥在民间威望甚高,很得民心。如今大哥要起事,支持的人应该不会少。”

“书生造反本就困难,你们还要招揽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我依然是之前的想法,由我带一队人,偷入京城调动禁卫军,逼宫。”

“你有把握说动禁军统领?”

“禁军四个统领,两个是我父亲的门生,两个是我兄长的同门,我有办法说服他们。”

“还是不行,你这个办法太冒险了,一不小心就是有去无回,我不同意。”

“你这性格趁早别造反了,等我逼宫成了让曼丽做皇帝,我王家也算光宗耀祖了。”

 

明楼再三强调不同意,王天风还是当天夜里带了一队人马往京城方向去了。临走给明楼留下一封书信,“某此行必将手刃仇人,尔等于三日后出发,十日后于宫门外见。”

 

对于大哥谋反的事情,明台很快接受了,只是一味担心老师。思来想去,明台决定回王府看看,一出门就被明镜拦住了。

“明台,我们并不能为你大哥帮什么忙,但至少要保护自己,不能成为他的软肋。你现在出去,于他并无帮助,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行踪。”

“大姐,你知道老师现在在哪儿吗?”

“你说王大人?他应该在营帐里帮忙出谋划策吧?”

“这···不可能的,老师其实是皇帝的人。我怕大哥知道会杀了老师,大姐,你让我回去一趟吧。”

“什么?他果然是皇帝派来的细作?”

“是。”

“我们来之前明楼并未叫我小心王大人,许是你弄错了?他若真是皇帝的人,此时明楼早该事败被擒了。”

“所以我才担心,我担心大哥已经发现了老师的身份,把他囚禁了或者是杀了。”

“你就在这儿等消息,哪儿也不许去。王大人的事我会想办法提醒明楼。”

 

明台再见到明楼已经是三日后去往京城的队伍里,明台改扮成一个新兵,跟在主帅的马车旁。

“大哥,你把老师弄哪儿去了?”

明楼实在不想理他,阿诚只能接过话,“明台,大哥说的很清楚,王大人带了一队人马去京城游说禁军统领了。”

“我不信!老师怎么会帮你!你是不是把老师藏起来了?”

明楼终于忍无可忍,“我藏那个疯子干什么?”

“你,你觊觎老师的美色,你金屋藏娇!”

明诚颇为同情的看了明楼一眼,“在咱们家小公子眼里,大哥您就是个这么好色的人。”

明楼头痛,“快打发了他走,实在不行就把他打晕扔到大姐马车上。”

 

日夜兼程赶到了京城,发现城中已经戒严。明楼心道不好,疯子该不会出事了吧。心中焦急,明楼没去落脚的地方,直接带着阿诚到了宫门口。一个年轻太监毕恭毕敬出来请他,“王大人请二位大人进去。”

明诚握紧长剑挡在明楼身前,“你是何人?为何不是圣上宣我们进去?”

那太监也不惧他,从袖袋里拿出把匕首,“二位大人莫慌,咱家跟王大人是旧识,两日前王大人逼宫,咱家做了一回内应。如今整个宫闱都在王大人的控制下,只等黔阳王爷来准备登基了。”

明楼看那匕首是王天风多年贴身之物,此时已是信了,跟着小太监一路往乾清宫行去。

进了大殿,就见王天风拿着个太监用的拂尘,不停抽打地上的人。明楼走到近前,发现地上那人正是皇帝···

 

“疯子你为何要用拂尘抽他?”

“抽他都是轻的!这王八蛋居然真如你们所说看上我了。”

明诚颇为同情地上的皇帝,从没听说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挨打的。

“咳咳咳,圣上啊,罪臣明楼,给您请安了。”

“不敢当。一别数月,明卿圆润了许多,黔阳果然好水土,甚是养人。”

“圣上就不要跟臣说笑了,烦请您写道罪己诏,将这皇位让与我。”

“退位是小事,明卿只要答应登基后将成栋赏赐于我即可。”

明楼还没说话,王天风又踢了他一脚,“你这人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要脸,快闭嘴吧,听见你说话就烦。”

“成栋,你我可是自小一起长大的。”

“是呀,你爹给我爹安了个罪名处斩了,然后又假惺惺的留我一条命给你当下人。你们不就是为了我王氏在军中的威望吗?”

 

皇帝下了道罪己诏,罗列了几条自己的罪过,隔日就签了退位诏书,黔阳王明楼顺利登基。

新朝史称明朝,新帝年号靖晨。新帝胞姐明镜封为护国长公主,胞弟明台封为长林王。随后的封赏就让人颇有些看不懂,从龙有功的王天风依旧做他的兵部尚书,王天风兄长遗孤王氏曼丽却被封为公主,封号锦瑟,位同亲王。

新帝处理朝政半月后,降下了一道圣旨,举国为之震动。

“凡适龄婚配者,无论男女,皆可通婚。另废除贱籍,所有商户乐户等均为良民,子孙可参与科举选试。废良贱不通婚之旧例,令各州府上行下效,不得有误。”

 

明楼正在养心殿听群臣辩论“通婚不论男女有违纲常伦理”,明台不经通报就闯了进来,跪在地上猛磕头,嘴里喊道,“臣心悦兵部尚书王天风大人,求圣上赐婚。”

-----  

回头看了一下,小明存在感太低了,后面主要写追妻路了,可算是让大哥登基了。然而我不会写腥风血雨,所以一笔带过了···

奕君儿好几天没在微博撩人了 我首页的人都刷屏东哥去了···

评论(18)
热度(58)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