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十二回

 

当天夜里明台果然如愿睡在了老师床上。

起因是当晚明台房里刚灭了灯就传出一阵惨叫,王天风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提剑踹开他房门。一个身着锦衣卫飞鱼服的人正在跟明台拉扯,听见王天风进来迅速从窗口跃了出去。

“是来抓你回去的?”王天风看着明台问道。

明台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猛冲几步扑进王天风怀里,“是,我刚躺下他就从窗口闯进来了,二话不说就要拉我走,我当然不从了···”

“你大哥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敢往我的府上派锦衣卫,还偷偷摸摸的进来,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大哥自从当了皇上,整个人都变了,老师···我还是去你房里睡吧。”

王天风看看明台卧房里摇摇欲坠的窗子,无奈点头,“走吧,先去为师房里将就一夜,明日再找人来给你修缮窗子。”

明台还拱在王天风怀里蹭来蹭去,王天风搂着他后背向外走。因对方身量比王天风高一些,这姿势别扭的很。明台十分善解人意的矮了矮身子,就这么曲着腿走到了老师卧房。

“忘了把你的被子拿过来,我房里多余的只有一床薄毯,你夜里怕是会冷。”

“不用了老师,我刚才跟那人缠斗的时候不小心把被子带到了地上,被那人踩了好几脚,早就不能用了。我盖薄毯便是,咱们挤挤就不冷了。

“也罢,早点睡吧,明日为师进宫为你讨个公道。”

 

明台听着老师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坐起身。老师,你是关心则乱还是故意纵容?你就不疑惑为何我打不过区区一个锦衣卫吗?

 

王天风确实是关心则乱,他当时完全没想过明台打不打得过锦衣卫,只顾着气明楼做事不磊落。早朝时王天风莫名跟明楼争执起来,群臣战战兢兢不敢出声,在明诚的示意下悄声退出养心殿。

“陛下为何又跟王尚书吵起来了?”

“估摸是因为长林王求娶王尚书的事。”

“王尚书不愿意嫁给长林王?”

“换你你愿意啊?王家可就指着他传嗣香火了,他和长林王谁都不能生孩子,这不是断人血脉吗?”

“可是长林王这一支的血脉不也断了吗?”

“也是,你说陛下是不是既害怕长林王有子嗣来争夺皇位,又害怕王尚书功高震主,索性把他俩凑作对,以绝后患。”

“长林王的子嗣怎么争皇位?”

“你不知道吧,长林王是家中幺儿,最为得宠,他便是要天上的月亮也有人给他摘。陛下没有立后,也没有子嗣,万一护国长公主以此为由让陛下将长林王的儿子立为太子呢?陛下不得不防啊。”

“陛下没有子嗣?也没立后?你说我家女儿能不能参加选秀?”

“你女儿不是定了人家吗?”

“只是双方通了个气,没下定呢,我这就让夫人去推了···”

 

王天风对着明楼一通数落,明楼忍了又忍,还是摔了茶盏。

“王天风!朕如今已经是皇帝了!你居然敢这么跟朕说话!”

“老子能让你当上皇帝,也能让你当不成!你居然敢派锦衣卫去我家劫走明台?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毕竟是个王爷,住在你府上叫怎么回事。”

“徒弟住在师父家里是天经地义的,什么怎么回事。看今天上朝的情形,明日就有人提请你立后了。你立不立阿诚为后是你的事,我不想管,但你选秀的名单得先让我过目,我给明台挑个好姑娘。”

明楼看着王天风,颇有些廉颇老矣的感慨。疯子真是老了,明台那点心思昭然若揭,他居然到现在还没看出来。

“阿诚,把那什么选秀名单全给王大人,让他给明台挑媳妇去。顺便给朕磨墨,朕要下旨,立你为后。”

明诚很是淡然,“哦,立后啊。立了皇后还要封妃吗?”

“这是哪儿的话,朕有你就够了,封什么妃!”

王天风懒得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拿着选秀名单出了宫门。

 

回到府上,明台正跟曼丽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动起手来。明台余光一撇,看见老师进来了,立刻换了一副面孔。

“老师,你回来了。那个,我,我想了想,我还是回自己府里去住吧。”

“怎么?在为师府上住的不习惯?”

“不是,您府上有女眷,我住着不方便的。”

王天风皱眉看向曼丽,“你又跟明台吵架了?好好在后院呆着就是了,不要总跑到前院来。”

“叔父你的心都偏到咯吱窝里去了!你怎知是我跟他吵架而不是他跟我吵架?”

“在黔阳的时候你就一贯欺负明台,打的他抬不起头。如今他已经是王爷了,你不能打,就只能骂他了?”

“叔父!你是不是看上这臭小子了!怎的净向着他说话!”

“胡说八道什么!快回你的院子去。明台跟我来,我从宫里要了选秀的名单,你先看看可有中意的,为师再替你去要画像。”

曼丽原本气的差点哭出来,听见王天风说选秀名单,立刻幸灾乐祸看了明台一眼,“小子,任你怎么耍花招,我叔父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明台怒瞪曼丽,抬脚跟上王天风进了卧房。

“你先看看,我觉得这个王家二小姐不错,出身武将世家,同你应该有话聊。”

“不喜欢。”

“那选个文官家的女孩儿?林家小姐怎么样?父亲和叔叔都是大儒,姑姑在闺阁中也颇具才名。”

“老师你怎的知道人家姑姑在闺阁的事?”

“呃···你看张家小姐怎么样?”

明台眯起眼睛,慢慢凑近王天风,鼻尖几乎贴在他脸上,“老师是不是喜欢那个林小姐的姑姑?”

“没有的事,只不过曾经定过婚约而已。后来我父亲被处斩,王家被查抄,他们就退了婚。”

明台又气又急,“这种没良心的人家能出什么好姑娘!我不娶那个林小姐,老师你也别惦记她姑姑了。”

“谁惦记他了,说你的事,别扯上为师。这么多闺秀,你就没有一个看上的?”

“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哪家的闺秀?”

“还不到时候,到时候我自然就告诉老师了。”

“也罢,你既已有了意中人,聘礼就该早早预备起来。跟为师去库房,为师送你几件礼物。”

 

明台在库房里挑的都是些成双成对的摆件,王天风看的好笑,“到底是有了意中人,这么急着成亲。”

明台低头掩去脸上的神色,“老师你还记得你送我的比目佩吗?”

“记得,怎么?你还想要那个?那是我母亲的嫁妆,原本有九枚,水头最好的就是我送你的那枚。”

“九枚?那剩下的老师送给谁了?”

“没给谁,抄家的时候都被打碎了。这一枚是我母亲当时戴在身上的,后来被抄了去。直到去黔阳当细作时,废帝才还给了我。”

明台有些泄气,老师就一点都看不懂我的心思?

 

当晚明台又赖在了王天风房里不肯走,耷拉着脑袋扒着床沿,整个人有气无力,“老师,我喜欢的人好像不喜欢我···”

王天风看他可怜,只能把他塞进被窝里,哄孩子似得拍他,“她不喜欢你,说明你还没有打动她,收起你那个纨绔的样子,好好表现,说不定你的心上人会对你改观呢?”

明台的发顶在王天风下颌处蹭来蹭去,王天风觉得痒,伸手推开他,明台又不依不挠靠过来,两个人在床榻上闹成一团。直到王天风将明台压在身下,才发现他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你发烧了?”说罢还伸手去摸明台的脸。

“没,没有,我只是有点热,老师你先睡吧,我出去凉快凉快。”明台逃也似的跳下床,冲出了房门。

王天风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想,自顾自睡着了。

明台回房时王天风还未睡熟,听见动静微微睁开眼睛。见来人是明台,又放松了警惕翻个身继续睡。

明台坐在床边,“老师,从明天起,我一定让你对我改观。”

--------   

#直男老王是如何教学生追求自己的#


评论(15)
热度(86)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