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十三回

 




 


王天风发现明台最近上进了许多。


清早也不用他督促,自己就起床练功了。王天风等明台在院子里打完一套拳就开始舞剑,这时候明台就悄声去了厨房。往往正要收势时,明台应声而来,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盛放着几碟点心,两碗糯米粥。


王天风还不待说什么,就被明台拉过去擦汗擦手,一肚子话被堵住,只能坐下跟明台一起用饭。


吃饭时明台也不闲着,一时挟一筷子腌萝卜放到王天风粥碗里,一时又挟一筷子点心泡到粥里。咸甜交错,王天风不胜其烦,被搅得没了胃口。几次想开口训斥明台,明台都一副无辜的样子回他一句,“老师,食不言,你教我的。”


一顿饭吃的王天风脾胃不适,匆匆提剑上朝去了。明台不明所以,只以为是今天的饭不和老师胃口,跑到厨房闹了管事一通。


 


明楼见王天风最近总是精神萎靡来上朝,存了看好戏的心思把他留下。


“王爱卿日日都精神不济,可是有难言之隐?”


“别在那儿说风凉话,还不是因为你弟弟。每晚睡觉都梦到你派锦衣卫去拿他,吓醒了就缠着我不放,硬要跟我挤一床被子,害得我夜夜睡不好。最近又不知怎的,练功格外勤快,鸡鸣之时不用我叫他就自己起来了,我连睡个回笼觉都不成。早饭更不必说了,你明家的口味真是奇怪,咸的和甜的一起吃,泡在粥里实难下咽。哎,我说,你用早饭了吗?我跟你一起用吧,吃饱了再回府。”


明楼强忍着笑,“宫里正在缩减开支,朕的早饭也不过是三两样小菜配着粥水,就不留爱卿了,免得你见笑。”


“当了皇帝更小气了,也罢,我去天桥下找个面馆就是。”


王天风前脚出了宫,明楼就派人给明台送信,告诉他王天风的行踪。


明台得了信更是生气,把厨房闹了个人仰马翻,临走撂下一句话,“今天的晚饭要是再不合老师的胃口,你们就都别干了,大不了我去宫里要几个御厨回来。”


厨房众人个个哭丧着脸,这长林王到底什么时候娶亲啊,再住下去他们都不用活了。


 


明台在天桥下集市上找到了老师,后者正在吃一碗热腾腾的牛肉粉,油乎乎的辣子浇在碗里,明台看的一哆嗦。


“老师···”明台委委屈屈在王天风旁边坐下,“你怎么吃这个呀,咱们回家吧,我让厨房研究新菜了,晚上就能吃。”


王天风此时顾不得用餐礼仪,抢食一样三两口吃完那碗粉,“明台,你心上人住哪儿?为师现在带你去提亲吧?”


“诶?为···为什么?”明台不明就里,老师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在为师府上住着,不能跟心上人见面,一定很难熬吧?为师现在带你去提亲,对方父母若不同意为师就砍了他们,你看如何?”


明台此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却是不愿意相信,“老师,你赶我走?”


“咳,”王天风清清嗓子,“为师不是赶你走,你毕竟年纪到了,是该娶妻生子了。”


“你就是赶我走!”明台带着哭腔怒吼,“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说让我收起那个纨绔的样子来好好做人,我就天天早起练功,还让厨房变着花样给你做吃食,你居然这么对我!”


“为师要你好好做人有什么不对?我又不是你心上人,你变着花样在我眼前表现是何意?”


“我···”明台不敢在大街上喊出我喜欢老师,只能讪讪低头,留给王天风一个萧瑟的背影,自顾自走了。


王天风忽觉一丝不忍,徒弟有心改变,自己应该支持才是。


 


回到府里,下人说明台已经睡下了。王天风看着天还大亮,有点担心他,推开门却发现明台并不在卧房里。找了一圈,才想起原本是给明台准备了一间客房的,王天风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一声低哑的,“进。”


一进门就看见明台和衣躺在床上瑟瑟发抖,被子也没盖,窗子半掉不掉挂在窗框上,看上去比之前更破烂了些。


“你这间房怎的还这样,没人来收拾吗?”


明台埋头只顾着哭,也不回答。王天风只能坐到床沿边,一下下给他顺毛,“怎的哭成这样?你心上人不会拒绝你了吧?”


王天风嘴上这么问,心里却祈祷千万别是,否则明台再住下去他就该受不了了。


“没有,他就是不理我了。”


“哦,那没关系,你送礼物哄哄就是了。女孩子都是喜欢衣裳首饰的,你看曼丽,不管多生气,汪老板送她一件衣服就好了,就是不知道送的什么式样的,要不然为师让她来跟你说说?”


“别别别,我去铺子里问下掌柜就知道了,老师你别叫曼丽来了。”明台急的坐起来,汪老板送曼丽的衣服他虽然没见过,可他是听汪老板说过的,那件衣服甚是情趣···


“老师,”明台又拱进王天风怀里,“老师对我真好。”


“怎的这么爱撒娇,多大人了,快起来。你这间房是不能住了,再跟为师挤两天。这些下人,越来越无法无天,客房不准备被褥,窗子坏了几天也不来修缮···”


明台决定给下人们补偿一个月月钱,好堵住他们的嘴,别把他故意拆窗子的事告诉老师。


苦肉计得逞,明台高高兴兴跟老师回房,搂着他脖子不撒手。“老师,我要是娶不到心上人怎么办?”


“为师一定帮你娶到她,她不嫁也得嫁。”


 


当晚临睡前,明台又钻进王天风被窝。王天风早就习惯了,任由明台靠在他怀里,还腾出一只手来揉他发顶,“这么大人怎的成天撒娇?又不高兴了?”


“老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准备的早饭?”


“为师喜不喜欢不重要,你心上人喜欢就行了。”


“老师你先回答我。”


“也罢,为师确实不喜欢,甜的咸的一起吃,着实反胃。”


“哦,那老师喜欢吃辣?”


“对,我是渝城人,口味偏辣。”


“知道了,睡吧,老师。”明台说完这句就掀开被子作势要出去,抬头时嘴唇故意擦过王天风脖颈,满意的感觉到老师的僵硬。


 


王天风在黑暗中竭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露出异样来,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


脸怎么这么热,难道我对自己徒弟起了心思?


-------------   


小少爷你是少女攻吗?怎么成天哭哭啼啼的?


果然我又写崩了


以及我原本想写的剧情是这样的:


王天风:难道我对自己徒弟起了心思?罪过罪过。


大明元年,兵部尚书王天风落发出家,法号戒明···


脑洞也是不会好了


 



评论(21)
热度(76)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