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十四回

王天风自觉心里有鬼,这几天都躲着明台走,生怕再有什么肢体接触。


偏偏明台这几天就跟心智退化了似的,每到夜里都紧紧缠着王天风,一松手就闹着说怕做噩梦。


可怜王天风每晚都被学生抱的心浮气躁,只能在心里默念清心咒,以求清心寡欲。次日醒来,就见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


明台看了心疼不已,一时要请太医,一时又说要给老师食补。府中下人被指使的团团转,竟无人给王天风备车去上朝,无奈之下只能告了假。

 

明楼散朝之后就去找明诚一同用饭,席间明楼抑制不住的兴奋,同明诚讨论明台是否已经得手。


“得不得手,明日上朝时大哥就能知道了。”

“也对,可是这两人谁在上谁在下呢?”

明诚凉凉瞥他一眼,“大哥对王先生的事情很上心啊?”

“哪儿的话,我这不是关心明台吗···”

 

王天风躺在床上装死,明台坐在床沿,端着一碗参汤苦口婆心的劝,“老师,我也是懂点医理的。你晚上不能入睡,白天没有精神,这都是体虚的症状。这野山参最是补气益体,我亲自盯着厨房熬的,老师你就喝一口吧。”


“明台,为师身体很好,只不过睡眠不足而已。你今日不去看你心上人吗?不是说要送她礼物?”


“那些事先放一放,老师的身体要紧。老师你把参汤喝了,我陪你睡一会儿吧。”


王天风绝望了,伸手接过那碗参汤,一饮而尽。

“明台,为师想吃牛肉粉,你亲手做的,记得多放辣子。”

“这···好吧,老师你等我。”

趁着明台去厨房,王天风迅速起身下床把房门反锁,拿被子蒙住头沉沉睡去。

 

原本王天风觉得明台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少爷,让他去做牛肉粉绝对是刁难。想来他要么买使人出去买一碗,要么就指挥厨房的下人做,恐怕不消一刻就能端到他眼前来,他得趁着这会儿功夫赶紧睡着。

意料之外的睡到了午膳时间,王天风睡醒了叫下人进来送水,顺便问了一句,“长林王去哪儿了?”

“王爷还在厨房,说是要给您做一碗牛肉粉。从清早到现在,一刻也没停过。”

王天风洗了脸,决定还是去厨房看看。

 

不待走近,王天风便闻到一阵呛人的烟火气。明台脸颊都被熏红了,依旧专注的调着汤底,红艳油亮的酸汤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让围观的下人都出去,王天风站在厨房门口,盯着明台的侧脸,忽然就明白了一切。

“明台。”

“老师你醒啦,汤底马上就好了,我这就烫粉。”

“别做了,为师现在不想吃了。”

“哦,那我让下人来给你做午膳。”明台蹦跳着出了厨房,就要去扑王天风。

“明台,你的心上人,是不是为师?”

明台在距离王天风一步的地方堪堪停住,“是。”说完就期待的看向老师。

“你回王府去吧,为师不能留你了。”

 

明台上前一步,伸手捧着老师的脸,“老师,律法可有规定我不能喜欢你?”

“并无。”

“你家里可有不能与男子相爱的家规?”

“···也无。”

“那我为何不能喜欢你?”明台直直看进王天风眼睛里,“你我相爱,于国法无悖,于家规无碍,有何不可?”

王天风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并无不可”,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明台这小子牵着鼻子走了。

“再不放手,为师就不客气了。”

明台非但没有放手,反而将老师整个人揽进怀里,“老师,你难道不喜欢我?那你为何送我比目佩?”

“看你傻,送给你玩儿。”

明台忍着没吐血,“原来老师第一眼就看中我了。”

 

王天风推开明台回了卧房,坐在椅子上思索与明台相识以来的种种。历数过往,发现自己对明台实在算不上多好,也不知明台为何会喜欢他。

这边厢明台自然不愿意睡在客房,叫来管家,吩咐他让所有的下人休息半日,不要在府里呆着。

偷偷摸摸蹲在老师卧房门口,明台决定等老师睡着就进去偷袭,完全不记得老师其实刚睡醒。

王天风早就听见门口有动静,不用看也知道明台此时肯定如同被遗弃般蹲在门外,等着他消气。

“滚进来。”

明台悻悻推门进去,“老师。”

“你来找为师有何事?”

“我···哦,我生辰快到了,想向老师讨个礼物。”

“你要什么去库房挑就是了。”

“我想要老师的佩剑。”

“不行,这把剑是为师家传的,不能赠人,换一样。”

“那我想同老师日日在一起。”

“···佩剑归你了。”

 

明台蹲在王天风脚边,仰头看他,“老师,我有什么不好?你叫我改的我都改了,而且老师你说过,一定帮我娶到心上人的。”

王天风无言以对,此时只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为师对你并不好,甚至算得上严苛,你为何···?”

“老师打我我也开心,骂我我也开心,老师,你开心吗?”

“能看到你娶妻生子为师才开心。”

明台从地上站起来,弯腰附在王天风耳边,“真的吗,老师?我娶了妻子就要跟妻子同房,夜夜宿在一处。还要跟她一同用饭,清早我练拳,她就在旁边看着。日常还要她打理我的人情往来,帮我挑礼物送给老师。甚至我可能还要带她来给老师拜年。老师,到时候,你如何自处呢?你当真受得了那样的情形发生在你眼前?”


王天风身体僵硬,攥紧了拳头。才刚明台靠过来的时候他就抑制不住的脸红心热,明台说话时气息喷在他脖颈,他几乎要无法思考了。等到明台开始描绘婚后的情景,王天风诡异的生出一股怒气。


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何会生气,王天风伸手拉下明台的脖子,嘴唇贴了过去。

 

明台像是早就料到了,顺从的坐到王天风腿上,扣住老师脑后,加深这个吻。

然后,王天风就流了鼻血···

---------

#完美继承了大哥二哥洗脑功力的小明#

老师这么攻

我现在把tag改成天台还来得及吗?

我的kindle到货了

打算这几天把古董局中局撸完

更新不定哦

(顶锅盖逃走···)

评论(21)
热度(63)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