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 第十六回

 

王天风自出生以来很少有窘迫的时候,然而最近两日却像是要补回前半辈子的窘迫和难堪,无论什么事都朝着一个不可估量的方向奔去。

比如眼下,明台又端着一碗参汤坐在他床头,哭哭啼啼求他喝下去。

“老师,你昨天累坏了,喝点参汤补补。”

“端下去,为师这辈子都不想再闻见参汤味儿。”

 

王天风两天告假没来上朝,明楼意识到自家小弟应是已经得手,不禁起了看好戏的心思。“来人,兵部王尚书有恙,派个太医去号脉,务必治好王尚书,不可怠慢。”

 

太医来时明台正在床上搂着老师歪缠,不停问他还疼不疼。王天风听见门口下人说皇上派了太医来,一脚将明台踢下床,“今天若是让太医进了这个门,你就不必活着了。”

明台讪笑着出去了,威逼利诱打发走太医,回房反锁了门。“老师,我把太医打发走了,这下没人打扰咱们了。”

王天风翻将眼白翻到一个诡异的角度,“明台,孔子曰君子有三戒,你给为师背一遍。”

明台不明就里,“子曰,君子有三戒:少年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背完这段明台才明白老师的意思,眨巴着眼睛凑过去,“老师,我现在不是年少了,我是血气方刚···”

“与为师相比,你确实年少。”

“那又怎样?”


王天风觉得此情此景再说不能与明台在一起未免有些矫情,于是转头看向他眼睛,“你是打算春宵一度,还是打算长相厮守?”

“当然是长相厮守,老师你放心,我这就去求大哥赐婚。”

“先等几天,等我好些了同你一起进宫。”

 

明台患得患失好几日,不停缠着老师问他会不会改主意。王天风起初还会应付几句,后来就是一脚踢开明台继续练剑。

 

意料之中的,王天风跟明台一进宫就遭到了明楼的嘲讽,“怎么,朕给王爱卿赐婚你不愿意,如今自己倒是求着要嫁给长林王?可是这会儿朕有点不愿意了···”

王天风不屑的瞥他一眼,“王某手上有圣上年少时在军中历练的手札,不知皇后可有兴趣一观?”

明诚抬起头,看了看脸色紧张的明楼,对着王天风一笑,“王大人所求为何?”

“将我从王氏除族,定曼丽为承嗣人。给我和明台赐婚,还我王家祖宅。”

“王大人要求太多了,那本手札上的东西不一定值这些。”

“皇后大可放心,这本手札绝对物超所值。”

明诚利索的拿过圣旨写好,用了御印,“祝王大人与明台百年好合,伉俪情深。”

 

不提明诚得了手札之后是怎么整治明楼的,且说明台看着自家老师三两下将了大哥的军,又让二哥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不顾周围宫人诧异的眼光,明台搂着老师的胳膊就要挂在对方身上,“老师,你好厉害。我跟大哥对上从来就没赢过,每次都被骗的团团转。”

“学艺不精还有脸提,为师白教你了。”

 

“老师,成亲之后咱们去哪儿啊?我的王府还是你家祖宅?”

“我都除族了凭什么住祖宅?尚书府是官邸,也不适合常住,就住你的王府吧。”

“好好好,我这就让人去收拾。可是老师,你为什么要自请除族?”

“我此生不能有子嗣,于宗族有愧,只能自请除族,以告慰祖宗。”

“老师···我···都怪我,还得王家断了香火。”

“你明家也不见得后继有人,扯平了。”

 

大婚当晚,王天风累得不想动,躲到后院凉亭里自斟自饮。明台把宾客甩给郭骑云去招呼,自己跟去了后院。

“老师,你是不是不高兴?”

“为师只是累了。”

“都怪大哥,明知道老师不耐烦应酬,还非要办这么多酒席···”

“明台,过来。”

明台眼睛亮亮的扑过去,搂着王天风的腰,下巴搁在他肩头。王天风反手摸上明台的脸,“你为何喜欢为师?”

“难道爱意非要有条件?老师,你怎么也流于俗套了?这可不像第一次见面就送我比目佩的人。”

“你还记着呢,说起来倒也算是缘分。”

“原来老师相信缘分?”

“不信。我这辈子什么也不信,从前我只信自己,如今嘛,可以加上一个你。”

明台眼睛里映着璀璨光华,就这么定定的看着王天风。忽然一束烟花炸起,在他们身后迸出一丛火树。王天风头一次觉得火药烧灼的味道也能带着香甜,不由对着明台一笑,“走吧,咱们去前面送送宾客。”

明台拉过老师的手,“不去了,春宵一刻,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正文至此完结 

应该会有个罗里吧嗦的番外

虽然过了十二点 

但还是祝大家小年快乐


评论(19)
热度(71)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