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朝露 片段

明台每日回到四合院第一件事就是冲进王天风房间,扑到他怀里撒娇。

“老师,那个锦云实在太笨了,今天又差点搞砸了。。。”

“老师,我今日任务完成的特别快吧?您得表扬我。。。”

“老师,我大哥来电报了。。。”

王天风很少回应,只是微笑宠溺的摸他头顶,有时还会主动亲吻他。

明台终于绝望了。

这日他奉命去日本人的仓库截获一批西药运到后方去,将货物装车之时来了一队日本兵。明台让锦云去协助司机逃离,自己跟日本兵缠斗起来。敌众我寡,明台小腿中了一枪,看着车辆走远后就不再恋战,扔出一颗手雷做掩护,逃之夭夭。

简单的用手帕绑在伤口上方止住血,明台神色如常回了四合院。进了院子才扯下被血浸透的手帕,扔进王天风房间的炕炉里。

王天风一脸担忧的看他,起身要去找药箱,被明台按住了。

年轻人神色哀戚,“够了,老师,不要再装下去了。我知道您已经想起来自己是谁了。”

王天风收起脸上担忧的表情,锋利如出鞘的气势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整个人与方才完全不同。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一个疼你爱你的师长,一个百依百顺的爱人,我自认伪装的很合格。”

明台疲惫的阖了下眼,“您也说是装的。。。我想要的您装不出来。”

“你总是得陇望蜀,说想抗日就进军统,进了军统又觉得共党才能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你说要我爱你,我很认真的做了,你又觉得这不是你想要的了?”

小腿上的枪伤还在渗血,顺着皮肤流向脚面,湿透了明台的袜子。可他就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呆愣的看着。

“为什么?爱我就这么难吗,老师?”明台几乎是嘶吼着质问王天风,“我宁愿你说不爱我,我也不想让你把我当成任务一样在我眼前伪装自己!”

“我早就说过我不爱你,是你自己不相信。”

“是我的错,我太蠢了,我蠢到以为你对我终究是不同的。”明台失了所有的力气,勉强靠椅背支撑着,“老师,我爱你呀,你为什么。。。”

“你爱我?你爱我什么?你知道我是毒蜂,你知道我叫王天风,可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明台眼睛里有水光闪动,“老师,你再怎么激我,我也不会放你走的。敌人已经疯狂了,你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明台,放弃吧。你不能改变我的信仰,我也不能成为你想象中的那个王天风。”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都是我的老师,我的爱人。”

王天风不再跟明台纠缠这些言语,“你如今在共党里应当职位不低,派你的人去查这几个名字。等调查结果出来,你就不会说什么爱不爱了。”

王天风递给明台一张纸,上面是几个
人名:刘七,刘敏,刘岷,刘汉卿,王长垣,王成栋

这几个名字明台只对最后一个王成栋有点印象,仿佛是老师执行任务时用过的一个化名。当下心里有了猜测,把纸揣进怀里,预备明日发电报给阿诚哥,让他帮这个忙。

王天风此时已经拿过药箱开始给明台处理伤口。趁着明台看名单的时候取出了子弹,明台竟连哼都没哼一声。想起当初在军校里疼的直哭,要他抱着睡才能安抚好的那个明小少爷,王天风心里五味杂陈。

他终究还是毁了明台,让他变成了同自己一样的怪物。
…………
来自沈弈尧太太点的一个梗 主要苏王老师的一篇 手机上存的零碎片段 这篇不会日更,会全部写完一次放出来。


评论(12)
热度(47)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