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明台变成狗(一)

我之前的那个脑洞http://ceciliaqueen.lofter.com/post/1d77f3ee_9f5f91a

虽然大家都说是明泰迪,可我还是写成了明金毛。

灵感来源于微博上一张动图,一只金毛小奶狗叼着饭盆往前走,忽然一头栽进了饭盆里。

当时给我萌的不要不要的,可是我忘了转发···

于是现在找不到了,但是不影响,小明变狗依旧可以很萌 哈哈哈

 

----------

金秋九月,明台在大姐的千叮咛万嘱咐下坐上了去香港的飞机,准备就读港大的经济系。


飞机升到上空不过半小时,突的一阵巨响,整架飞机炸成了碎片。机上无一人生还,明镜得知消息当即晕了过去。


明台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纸箱子里,四周的空气酸臭难闻。下意识抬手想捂住鼻子,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掌变成了肉垫。


明台惊呼一声,脱口而出便是:汪!


拒绝接受自己变成了狗的事实,明台蹒跚着走出这条巷子。出门看到车水马龙,才发现这是在京城,离明氏大楼只有几条街的距离。


明台打算走到明氏去找大哥,告诉大哥自己变成狗了。无奈体型太小,四肢又不是很壮实,走了不过半条街就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不动。


明台想学着电视里狼嚎的样子仰天长啸,一抬头发现了自家大哥。


“大哥!大哥!我在这儿!”明台大声喊着。


而明楼听到的却是,“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疑惑的回头问阿诚,“疯子这个小区可以养狗吗?”


“应该是可以的,上次来我见小区里有遛狗的老人。”阿诚说着便四下搜寻,一眼看到了明台。


“大哥,好像是谁家的狗走丢了。”


“脏兮兮的说不定是只流浪狗,阿诚啊,咱们上门也没给疯子带什么礼物,把这小家伙带上送给疯子吧。”


阿诚&明台:······


明台被阿诚用一块儿手帕裹着抱在怀里,明楼饶有兴趣弹了他脑门几下。


明台委屈的呜呜直叫,心想等回了家一定要告诉大姐。


出了电梯,明楼站在28楼A座门前狂按门铃。两分钟后,大门开了,出现一张略带不耐烦的脸,“门铃按一下就可以了,明总的素质太差,阿诚,你得勤加管教。”


阿诚一笑,“王先生说的哪里话,都是我家先生管教我,哪儿有我管教他的份。”


王天风嗤笑,“进来吧,在门口站着小心被人拍到。”


进了门王天风才注意到阿诚怀里还抱着一只金毛幼犬,“你这是?”


“哦,大哥说来看望王先生自然要带点礼物,王先生请笑纳。”


“你们,捡了一只流浪狗,连洗都不洗就抱到我家里来,还敢说是送我的礼物?抠门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奇葩了。”


明楼没心情跟王天风掐架,“反正你一个人在家无聊,送你只狗给你做伴。说正事,我今天来,是想麻烦你给明氏的新股写个好点的股评。”


王天风叹口气,“你大姐还没醒?”


“醒了,如今是一醒就哭,哭累了又睡着。明台的遗体一天没找到,她就一天不能平复。”


“节哀顺变,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没找到遗体,最大的可能是明小少爷还活着。”


“借你吉言。我大姐如今这样,不能回公司主持大局。又恰逢明氏新股上市,万一认购情况不好,恐怕会影响公司其他股票的股价。”


“算我送明大小姐一份礼物,新股什么时候上市?”


“一个星期后。”


“时间够了,这个星期我会着重宣传你们这支股票。”

 

临出门时明台抱着明楼的裤腿,不停呜咽,“大哥,我是明台啊,带我回家啊···”


明楼轻抬了一下腿,本想把明台晃下去。不料明台的体重实在太轻,直接被明楼踢飞,落到了沙发上。


王天风看着沙发上被明台蹭出的黑印,忍无可忍,“快滚,趁着我还不想打你们。”


明楼抓着阿诚的手飞快带上了门,徒留明台在沙发上急的干瞪眼。

 

明台无辜的抬眼看着王天风,王天风也皱眉看他。


对视了大约十秒,明台诡异的叫了一声“喵···”


王天风:······我刚刚听见一只狗发出了猫叫的声音?我一定是昨晚没睡好,我要去睡觉。

 

明台也是臊红了脸,太羞耻了,怎么就对着陌生人撒起娇来。想了想又冲着王天风龇牙,努力做出个凶狠的样子。


王天风多少有点洁癖,沙发上的污渍和空气里若有若无的酸臭味儿都让他烦躁不已。认命般抓着明台后颈把他拎到了浴室。


明台自然不能用浴缸,而是被王天风放在一个疑似睡莲碗的瓷盆里。王天风带着手套和口罩,神情的严肃的给明台打上沐浴露,又用一把鬃毛刷把给明台顺毛。


明台一度以为王天风是要解剖他,吓得在盆里疯狂的扑腾,被王天风狠狠拍了一下屁股才消停了。


明台一边在心里祈祷不要被解剖,一边又觉得被刷毛好舒服,忍不住哼哼了几声。


短短半个小时,明台的羞耻心已经爆表了。干脆就自暴自弃,洗完澡赖在王天风腿上,叫着要吃东西。


可惜王天风并不懂狗语,给明台吹干了毛就联系于曼丽,“找个兽医到我家来,我养了一只金毛幼犬,需要打疫苗。”


于曼丽很快带着兽医来到了王天风家里,按住明台一通检查。明台奋力反抗,想要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最终还是被兽医给上上下下摸了个遍。


曼丽看着躺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明台,不禁笑出声来,“它是不是以为咱们要给他做绝育啊?看给他吓得,哈哈哈哈···”


明台:我恨你们!

 

兽医留下两小包狗粮和一本手册给王天风,并叮嘱他不要在家里抽烟,每天早晚要出门遛狗。王天风看看客厅茶几上堆着的各式雪茄,又看看明台,忽然就很想把它扔出去。


明台此时已经饿的眼冒金星了,眼巴巴看着王天风求投喂。王天风打开一包狗粮,倒在小碟子里放到明台面前。


明台觉得不吃狗粮是他最后的底线了,他一定要守住。因此一爪子拍翻了狗粮,又冲着王天风龇牙。


王天风也不是好脾气的人,看明台打翻狗粮弄脏了地板,一只手把他拎到了浴室,“关禁闭,没饭吃,再有下次就做给你做绝育。”


明台:嘤嘤嘤,我还不如死了!

 

王天风说到底还是心软,半夜听着明台的呜咽声起来给他倒了半碗热牛奶。明台饿的眼睛都睁不开,循着牛奶味儿凑到碗边,舔了个干干净净。


肚子填了个半饱,热牛奶很快发挥了作用,明台沉沉睡去。睡到半夜,浴室的瓷砖地面越发透着寒气。明台努力蜷缩了四肢,还是暖和不了,爬起来往客厅走。


沙发对于现在的明台来说可谓是高楼大厦,前肢抬到最高也够不到沙发边缘。明台折腾了一天,此时连沙发也睡不了,委屈的跑到王天风卧室学起了狼叫(其实就是二哈那种叫声···)


王天风迷茫的睁开眼,准备下床查看,然后就准确无误的踩到了明台后腿。明台此时真是生不如死,一肚子辛酸说不出来,只能小声呜咽。


王天风很尴尬,好像不小心虐狗了?蹲下身给明台顺毛,嘴里无意识哄着,“乖,刚才踩着你了,摸摸就不疼了···”


明台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很难哄的人,然而被王天风顺毛顺的睡着了这件事又打了他的脸。明台只能把这归咎于狗的生理本能,并且不打算承认王天风略带沙哑的声音真的很性感。


怕自己再不小心踩到明台,王天风把他放到了自己床上。躺下没有半分钟,王天风洁癖作祟,找了条旧浴巾把明台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个脸,这才安心睡了。


第二天一早,明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以为是腿被踩坏了,一双眼睛霎时间落下泪来。


王天风看着眼前这只会流泪的狗,很想把他送到科研院所去。一只会猫叫会流泪的狗,实在是太稀奇了。想想还是决定把明台留下,看看这只狗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评论(22)
热度(98)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