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明台变成狗(三)

四年才有一天 还是别断更了 短小 日晞不更

 

明氏百货新股认购的事情总算唤回了明镜的理智,她收拾好心情开始主持大局。看过财务总监递来的认购情况,明镜大吃一惊,“破纪录了?明楼怎么做到的?”

财务总监这几天一直乐呵呵的,“明总应该是找了他的老同学,资深财经评论人毒蜂。上市前三天,毒蜂发了条微博侧面宣传了咱们的新股。”

“是这样啊,你先回去吧,把明楼叫来我办公室。”

过了十分钟,明楼推门进来,“大姐您找我?”

“明楼啊,这次多亏了人家王先生给咱们帮了大忙,把他叫来家里吃个饭吧?”

明楼:······早知道多扣他一百万做伙食费了。

 

王天风用家里有狗不能出门的理由拒绝了明楼的邀请,明楼跟大姐汇报之后得到回复:带着狗一起来。

挂了电话,王天风低头问明台,“你想不想去肥楼家吃饭?”

明台:汪!

 

王天风觉得空手上门终究不好,找出一堆礼物堆在地上。

“选哪个啊?要不问问曼丽?”

明台:汪汪!

“那你来选吧。”

明台摇摇尾巴,从一堆礼物里拖出一个紫檀木盒子。王天风拿起盒子看了看,“这东西用料倒是不错,可是送个空盒子不太好吧?”

明台又叼出一条珍珠项链,对着王天风汪了一声。

“一斛珠?你倒是风雅。不过这条项链是曼丽的,咱们出去买条新的。”

 

带着明台到了珠宝店,王天风把盒子往柜台上一放,“麻烦你给我一条能把这盒子装满的项链。”

柜员;呵呵呵,先生您真幽默,一条项链根本装不满。

“不装满好像不太礼貌,有没有没加工过的裸/珠?”

柜员:裸珠只有大溪地黑珍珠。

“那就黑珍珠,麻烦你帮我装满。”

柜员:你有钱,你任性。

 

趁着珠宝店全体店员都在挑选珍珠,王天风抱着明台到了金银首饰柜台,“你得有条链子挂狗牌,快自己挑一条。”

明台:我都不知道珠宝店还卖狗链···

明台不想挂狗牌,赖在王天风怀里不下去。王天风以为他是不喜欢金银链,有些担忧的问道,“用绳子挂狗牌恐怕不牢固啊,要不试试皮带?”

自从住进王天风家里,明台每天都能被他的宅男属性萌到。王天风从不把他当成狗,事无大小都会跟他说,有时候还会问他意见。但更多的时候明台都会被噎的翻白眼,也是因为他的呆萌。

比如王天风曾经在家里冰箱空空的时候递给他一张卡,让他叼着去楼下便利店买菜。

比如王天风曾经在看着股票走势的想去厕所,把他放到键盘前面,告诉他:看着这支股,跌到8块2的时候买进一万手。

可怜明台为了敲出一万这个数字急出了一身汗,刚跳下桌子准备去求表扬,就听到王天风大喊:涨到12块2的时候卖出去!

明台:······你是不是看出我的本体是人类了?

 

明台趴在王天风怀里吐槽,突然被拍了一下屁股。明台不服气,龇牙对着王天风:汪汪汪!(为什么打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腹诽也不行。”

明台:······

被打了屁股的明小少爷火气爆表,跳到柜台上左右环顾,爪子指向最贵的一条钻石手链,“汪!”

王天风皱眉,明台以为他是嫌贵,得意的摇起尾巴。

下一秒,王天风就叫来经理“钻石会不会划伤狗的皮肤?”

明台&经理: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经理再三保证钻石不会掉了被狗吞下也不会划伤狗皮肤之后,王天风痛快的付了钱,又让店员把链扣换成了比较容易解开的。

“这位先生,恕我直言,您这链子是给狗狗戴的,太容易解开可能会不下遗失。”

“哦,没事,掉了就掉了。换个容易解开的扣子,我的狗如果戴的不舒服可以自己解开。”

经理:要不是看你有钱我早就打你了!神经病啊!

 

明台凌乱的被套上钻石链子还挂上了狗牌,跟着王天风去了明宅。

明家是老牌世家,祖宅是老城区一座占地极广的四合院。如今这个寸土寸金的京城,有这样宅子可是人人都艳羡的事情。

从前院穿过一道垂花门,明镜已经在餐厅等着了。看见王天风过来,赶紧起身招呼,“王先生来了,快坐快坐。”

王天风还没来得及回答,明台就呜咽一声扑了过去。明镜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接住明台。

“王先生,您家的狗可真活泼,好像我家明台一样。它叫什么名字啊?”

“没有名字。”

“哦?那多不方便啊,怎么不起个名字呢?”

“我不知道怎么给狗起名。”

“···那,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一起给狗狗起个名字。”

明台平时在王天风家里都是上桌吃饭的,今天也不例外。一开饭王天风就把他放到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发现明台够不着桌子,又问阿诚,“有没有厚一点的抱枕或者垫子?”

明楼忍了又忍,“阿诚,去给王先生找张儿童餐椅。”

明台像婴儿一样被放在加高的宝宝椅里,小桌板上放着红烧肉和基围虾。

“狗不能吃的那么油腻。”明楼好心提醒。

“我的狗吃不胖。”

明镜看的好笑,有些感慨的说道,“我家明台也是最爱吃红烧肉和基围虾,这小家伙连口味都跟明台这么像,真是有缘。”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王天风放下筷子说吃饱了,明镜赶紧让阿香去泡茶。转头又问明楼,“你平时都吃三碗饭的,今天一碗就够了?你可别学那些小姑娘,不吃主食要减肥···”

明楼:大姐,求别说!

明台填饱了肚子就赖在了明镜腿上,享受顺毛和抚摸,不时伸出舌头舔大姐手心。

“小家伙太可爱了,越看越像明台。王先生,不如就叫它明台吧?”

“明台?”王天风点点头,“也不错,只要明总不介意就好。”

明楼:我是不介意的,明台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晚上九点,王天风抱着明台起身告辞。明台在他怀里不停挣扎,两条前腿伸向明镜。

王天风把明台举起来,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你喜欢明大小姐?”

明台:汪!

“那把你留在这儿跟明大小姐一起生活好不好?”

明台刚想答应,又犹豫了一下,“汪汪!”

“嗯?喜欢明大小姐又不想住在明家,要不然住明家隔壁?”

明台:汪!

 

王天风抱着明台,十分认真对明镜说,“明大小姐,明台很喜欢你,今晚我们可能要在府上借住一下客房。明天我会让我的学生来附近物色宅子,我们很快搬出去。”

 

围观了全程的诚楼:你们俩到底谁是主人?

围观了全程的明镜:王先生真是个好人,这么疼孩子。


评论(34)
热度(108)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