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明台变成狗(五)

王天风洗完澡出来,明台已经累到虚脱了。王天风探头看了一眼,行李箱里整整齐齐放着两套西装,还有几件颜色素淡的衬衣。


“做的不错,到了云南给你买鱼吃。”


明台累的尾巴都懒得摇,有气无力“汪”了一声。


“明明是只狗,怎么就那么爱吃鱼。”


明台侧躺在地上,一副瘫倒的样子。王天风弯腰抱起他,扔到床上。明台顺势打滚,占据了一个枕头。


王天风吹干头发到床上躺下,想了想又下床拿起一把明台专用的梳子,开始给他梳毛。


“明天上了飞机你可能要被关在箱子或者笼子里,到时候不要乱叫。”


“汪~”


“机场的工作人员接近你的时候不能咬人。”


“汪~”


“睡吧。”


明台伸出舌头在王天风下巴上舔了几下,又一头黑线看着王天风下床找纸巾擦脸。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舔我。”


明台委屈,含着一包泪看向王天风,“汪~”


“算了算了,快睡觉,明天七点叫我起床。”


第二天一早六点多明台就醒了,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搔着王天风脚踝。王天风皱皱眉翻了个身,明台的尾巴又缠上去。就这样王天风躲、明台贴,很快王天风就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迷茫的睁开眼,王天风抓起床头柜的闹钟,“我不是让你七点叫我吗?现在才六点四十!”


可怜明台现在有口难言,只能翻了个白眼以示不满,跳下床准备刷牙。动物的四肢终究没有人那么灵活,因此每天早晚刷牙还是要王天风来帮忙。


仔细给明台刷着牙,王天风还在不停叮嘱,“待会你可能会被放在一个很黑的房间里,不要吵闹,好好睡一觉,很快就到了。”


明台摇摇尾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临出门前明台觉得心里不安,也许是因为上次飞机失事留下的阴影。为了打破阴影,明台上了车就一直在王天风怀里打滚。王天风实在哄不住他,有些担忧的问司机,“他是不是害怕坐飞机?要不你把他送到明家去吧。”


明台这才消停了,两条前腿扒着王天风胳膊不放。


京城到腾冲没有直飞,中途要经停昆明。后舱卸下一部分行李之后宽敞了许多,明台开始在笼子里打量四周。突然浑身剧痛,明台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就晕了过去。


早晨八点半的航班,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才抵达腾冲。王天风站起身活动一下手脚,迫不及待去取行李。


等了一个多小时,同架飞机的乘客早就取完行李走了。王天风觉得不对,拦住身边一个路过的地勤,“麻烦问一下,CZ9535航班的行李都在这个传送口吗?我的狗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地勤打开对讲机,联系了行李处,随即神色莫名看着王天风,“麻烦您跟我来一下,您的行李出了点问题。”王天风以为是明台又在闹腾,急忙跟着地勤去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王天风就懵逼了,他的狗箱空空如也,还碎了一半。“你们砸坏了我的狗箱?我的狗呢?”


“呃,王先生,您冷静一点。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打开行李舱时您的狗已经不见了,这位先生躺在您的狗箱里,还撑破了箱子···”


王天风:你敢不敢说个靠谱点的理由?


冷笑着看向办公室墙角坐着那个男人,“这人我不认识,我只想知道我的狗呢?”


“王先生,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检查过所有的行李,也联系了全机乘客,都说行李没问题。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您的狗不见了,然后又多了一个赤身裸体的人。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我们给他找的呢,他说是认识您。”


王天风走过去,“你是谁?”


明台抬起头,“我是明台啊!”


“明台?你是明楼的弟弟?

“对啊,我还是···”你的狗。


王天风拿出手机,“你弟弟找到了,在云南腾冲机场···我不管你派谁来,现在的问题是我的狗不见了!”


 “我就是你···你的狗在昆明经停的时候就不见了。”明台丧气的垂下头,说起来他自己都不信,人变成狗狗又变成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王天风让地勤联系当地公安局,核对了明台的身份。这时郭骑云和明家派来的人也到了,王天风和明台被层层盘问,直到明氏的人交了巨额罚款之后才被允许出机场。


机场停车场,两方人马僵持不下。


王天风坚持说明台弄丢了他的狗,要明台去找回来。而明台没来的及说话就被塞进了车里,明氏云南分部的一个经理上前跟王天风交涉。


“王先生,小明总受了惊吓,我们要送他回去。至于您的狗,我们已经派人去昆明机场调查了,很快会有消息。”


明台从车上下来,三两步蹦到王天风跟前,“我跟您回去当个人质,什么时候他们找到您的狗,什么时候我再回家。”


腾冲分部经理急了一头汗,“这可不行啊,明总交代了···”


明台直接上了郭骑云的车,探头出来问王天风,“王老师,您不走吗?”


王天风阴着脸上了车,到了他名下酒店的停车场。明台刚要拉开车门下车,郭骑云飞快的按下中控锁,王天风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说!是不是你吃了我的狗!”


明台:你对人和对狗的态度差别也太大了吧···


郭骑云时隔多年再次有幸见识了老师的身手。


起因是王天风问明台是不是吃了他的狗,而明台不但不回答问题,还伸出舌头在王天风手背上舔了几下。王天风被恶心到了,顾不上擦手就一拳捣在明台的肚子上。明台习惯性汪了几声,王天风又给了他几拳。


“明楼真是养的好弟弟,这么变态。”王天风边擦手边吐槽。


明台:嘤嘤嘤,卖萌居然不管用了?


明台死皮赖脸跟着进了酒店,于曼丽已经在大堂等着了。


“老师,咱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饭桌上王天风只顾着听曼丽说这次食物中毒的情况,没注意到明台把他爱吃的菜都挑到了一个盘子里,然后把盘子往他手边推了推。


等曼丽汇报完情况,王天风才拿起筷子。低头看到明台霸占着那盘原本给“明台”准备的鱼,王天风气不打一处来,用筷子狠狠敲了下明台手背,“这是给我的狗准备的,你没资格吃。”


明台:老天爷我错了,求你让我变回狗!


评论(39)
热度(99)

© 胖出双眼皮的鱼念 | Powered by LOFTER